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红楼梦》第39回--蠢姥姥信口开河瞎胡诌,情哥哥偏寻根究底探若玉  

2014-12-17 09:11:44|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第三十九回为‘村姥姥是信口开合,情哥哥偏寻根究底’。其中,村姥姥即刘姥姥,村,义双关:农村是本义。村,蠢也,(刘姥姥在贾府表现出愚笨滑稽,其实刘姥姥却具有超凡的公关能力,不蠢)与“情哥哥”的“情”相对。信口开河,说明刘老老会应付场面。而本节主要讲述了‘螃蟹咏’之后,平儿来凑热闹却被取笑。在散席之后又被袭人追问月钱。好不容易摆脱回家却又偏逢刘姥姥来访,而凤姐不在家。无奈之下,却又得到了贾母的挽留。于是,刘姥姥瞎编胡诌出若玉的故事,碰巧宝玉偏是多情种,深信不疑并派人寻根究底,却失望一场。本章回借着‘螃蟹咏’的余韵在一开始对凤姐的贴身丫环平儿进行了说笑。由一窜钥匙李纨笑她是凤姐的一把总钥匙,她俩的关系就像唐僧与白马,刘志远与瓜精。哪想却由此引出众人‘浊酒论丫环’,从鸳鸯到彩霞再到袭人又回到凤姐身边的四个丫环等等,最后却是不欢而散。而在看似一片奢华声色中作者却插入了袭人向平儿询问月钱的事,平儿只得暂时应付过去,却在刚回家的时候,迎来了打抽丰的刘姥姥带着‘枣子倭瓜并些野菜’再进大观园。可不巧的是凤姐儿不在房,一行放下东西等了会儿,正欲去禀明凤姐要返回乡下,可阴差阳错的是却得到了贾母挽留。于是大观园中贾母与刘姥姥寒碜寒碜起来,同年人的怜悯加上凤姐的极力推荐,贾母对刘姥姥越是喜欢了。而刘姥姥也是个乖巧之人,极尽奉承取悦之能事。她虽是‘村野人’,却‘生来的有些见识,况且年纪老了,世情上经历过的’,胡编乱诌出一个‘标志的小姑娘雪天抽柴草’的故事来,却因突然‘南院马棚里走了水’而被打断。哪想宝玉却偏是个听了姑娘就心疼的情种,尽管刘姥姥转移了话题,但还是‘闷闷的心中筹画’。虽然,探春拉出‘史大妹妹’还席的事暂时缓解了些,但终究因黛玉在似有心无心之中提及‘雪下抽柴’的话,又让宝玉心绪踌躇。宝玉就是这样的‘爱博而心劳’(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终于,宝玉足的拉刘姥姥细问原故,刘姥姥只得编了。姑娘若玉知书识字却身世凄惨,十七而夭,其父为其塑像筑庙,庙烂遂成‘精’,村民欲毁庙。宝玉听此急急阻止,并让刘姥姥为其修庙塑像。最后,刘姥姥又胡诌的告诉宝玉地名庄名等等,宝玉信以为真。翌日早,宝玉并派茗烟先去看明白了。日落时候茗烟带给宝玉的却是一个稀破的瘟神庙,宝玉失望之余也只能无可奈何。其间出现的人物几乎包括了贾府的较为重要的女性如贾母、王熙凤、薛宝钗、林黛玉、平儿、史湘云、李纨、袭人;当然还有被作者归为姊妹里的贾宝玉以及本章回另一主要人物刘姥姥;再加上一些闲杂人物如张材家的、周瑞家的、板儿、茗烟等等,此等人物出场阵容在《红楼梦》中的人物出场描写中可以说的上算豪华了。本节虽然是简单的几千字,却描写了以下六个场景:螃蟹咏,浊酒论丫环,月钱插曲,村姥造访,若玉故事,宝玉情博而心劳。本章节总体结构是依据情节发展来安排的。这与《红楼梦》其整体结构一致的,即叙述性结构。正如吴敬梓的《儒林外史》一样也是根据情节来安排的,只是《红楼梦》前后联系是非常紧密的,而《儒林外史》则基本上很少。正如着六个场景看似很平常的六部分,但我们却能从其间看到贾府暮气已现;宝玉却仍情愫难移。贾府暮气已现,主要可以从以下来看出。首先是‘螃蟹咏’。一个螃蟹宴会对看似很平常,可经刘姥姥一清算的花二十多两银子,二十多两银子是什么概念呢?用刘姥姥的话来讲:阿弥陀佛!这一顿的钱够我们庄稼人过一年的了。可是,这对于贾府却只够“有名儿的吃两个子”。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贾府人多消耗也多,那么这跟贾府暮气已现有什么联系的呢?我们还是先看另一个:月钱插曲。由袭人口里我们可以的知:此月的月钱连老太太和太太还没放。那么,其他的人就更不用说了。为什么呢?原因却是由管事凤姐早已支出赚利钱了,要发月钱还得“等别处的利钱收了来”。由此不难想到万一利钱不能及时收回来或是拖的久一点,这样几月几年甚至几十年积累,新帐旧帐,越滚越大,并且,贾府不是几个几十,而是上下千来人,日数一多难免会出差错,导致贾府的财政危机是必然的。换言之,贾府要是长此以往,面对的将是没落与坍塌。而再把其与前一个场景连系在一起来来看,一边是歌舞升平举杯换盏,一边却是入不敷出,暗藏危机。再加上螃蟹宴引出的浊酒论丫环,本来是诗声朗朗,兴致岸然,却以李纨的滴泪不欢而散。其中也许有曹雪芹本人的伤感情结,但故事发展的必然却是作者为什么在此由喜转悲的最根本原因。因为“艺术表现不是机械的被动的照抄照搬艺术构思的结果,相反,对艺术构思有着深化、补充作用。”(童庆炳《文学概论新编》)。作者本无意由喜转悲,却受到情节发展的制约。这也在在隐约中预示着贾府最终的命运是悲惨的。事实上,这一点在第百一十回《史太君寿终归地府,王凤姐力诎失人心》里的到了充分的验证。对于《红楼梦》,鲁迅在其《中国小说史略》中把它归为“清之人情小说”。而对宝玉的评价是“宝玉亦渐长,于外昵秦种、蒋玉函,归则周旋于姊妹中表以及侍从。。。昵而敬之,恐拂其意,爱博而心劳,而忧患亦日甚矣。”正是因为宝玉的“爱博而心劳”,以至当村姥造访,讲述的若玉故事,触动了宝玉的情弦,怜悯爱意全勾出来了,时而闷闷筹画,时而默默不语,最终忍不住问。而终究无从寻找,若玉即似玉,却是村姥姥敲开大观园人际关系的一块石头,门开了,石头自然就扔了。不想,一石激起宝玉心中千层浪。事实上这个故事却在另一层意义上反映了宝玉多情却情愫难依。若玉的虚幻,也正预示着宝玉感情对象的虚幻。因为,泛神则无神,感情对象多可以说就是无对象。在第百十九回《中乡魁宝玉却尘缘》中宝玉的最终的出家为僧,正是此种的结果与验证。当然,在此章中刘姥姥的公关才能也得到了进一步的体现,此点前人多有论述就不赘述。总之,我认为,贾府的由盛而衰,宝玉的情愫难依,在此章得到了让人难以察觉的隐喻。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