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红楼梦十二金钗之巧姐讲稿  

2014-12-23 08:39:17|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巧姐,又名大姐,贾琏和凤姐的女儿。“金陵十二钗”之一。第五回判词“势败休云贵”一首和《留余庆》曲属巧姐。暗示贾府势败后,巧姐为刘姥姥所救。始见于第六回。第四十一回写大姐用大柚子换了板儿的佛手来玩。第四十二回刘姥姥给大姐取名巧姐,取遇难呈祥、逢凶化吉之意。我下面从名义、年龄、命运、结局几个方面探佚这个金陵十二钗年龄最小辈分最小的一钗。

巧姐凭什么进入金陵十二钗正册?不少人觉得她前八十回戏份儿特别少,印象很模糊,不理解为什么她跟她母亲两个人都被排进正册里。依我想,曹雪芹的用意,是加入一位辈分明确比其他各钗低的女子,可以使对贾氏家族青春女性的命运展现更有立体化的效果。当然,从表面上看,正十二钗里的秦可卿跟巧姐一辈,巧姐是贾母重孙女,秦可卿是重孙媳妇,但是,秦可卿的表面身份后面,有太多的疑点,太多的秘密,而巧姐是贾琏凤姐的亲女儿,这是没有疑问的。

对于巧姐取名有讲究,巧姐,巧于遇者也,遇刘极巧,故曰巧姐。在封建社会里,命名者与被命名者通常是贵贱的关系。但是也有例外,凤姐因女儿多病,特地请“贫苦人起个名字,只怕压的住”。刘姥姥才有幸奉命给公府千金起了个庄农姑娘的名字叫“巧姐儿”,无意中暗含了贾府破败后他将在“荒村野店”“纺绩”的命运。在八十回后将要描写流动着蓝色血液的贵族后裔在封建末世如何跌到社会最底层,“巧姐儿”的名字也就可以得到惊心动魄的印证。

书中巧姐年龄忽大忽小的叙述很早就引起了论者的注意,有关见解不断更新、充实。大致有“巧姐生年是在乙酉年”,“骗嫁时巧姐尚幼”,“戌午年最大不过八九岁”,“巧姐的岁数反映了大观园由修建至变为一座‘大花冢’的时间跨度”等说法。至于忽大忽小,或解作高鹗叙书时无所适从,或解作故作纰漏,示人以子虚乌有。

巧姐是凤姐的女儿,一刻儿小,一刻儿大,实在很可疑的。就是王熙凤的年龄,也不大对。一百零一回王熙凤自言“我虽然活了二十二岁”,那时王熙凤已经抱病临危,巧姐顶不过三四岁光景。隔不了一年,一百十七回又说巧姐“年纪也有十三四岁了”,未免矛盾太甚。若认一百零一回的话为不错,王熙凤死时不过二十三四岁,那里来的十三四岁的女儿?若认一百零一回的话为笔误,二十二岁之二字系三字之误,当作三十二岁,未免又近于武断。再按第二回冷子兴说:“次子贾琏今已二十来往了。亲上做亲,娶的是政公夫人王氏之侄女,今已娶了二年。”可知王熙凤的年龄,虽没有确定的考证,断定同贾琏差不多。在黛玉未来荣府时,王熙凤已二十以外。黛玉在大观园共七年,黛玉死后又隔了两年,王熙凤才死,他的年龄反而小了,岂不可疑?巧姐生时,虽在七月七日,年龄则未敢定。巧姐传痘在壬子年二月,可知巧姐生年非庚戌即辛亥。贾母卒于丙辰,凤姐不久亦死。由庚辛推至丙辰,不过六七岁。被迫出走,在宝玉下场时候,是戌午年。巧姐年龄最大不过八九岁,可见十三四岁一语不确,并被迫的事亦属难信。还有一例,可见宝玉十三岁时,众姐妹们在大观园祭饯花神,巧姐已经自己能走动,则有三虚岁了。如此可以推巧姐年在刘姥姥初进荣府的前一年,即林黛玉、薛宝钗到荣府这年的七月七日,宝玉十一岁,相当康熙四十四年七月七日,岁次乙酉。

在贾府的衰败中,巧姐是得到刘姥姥搭救而走入农人生活圈子的唯一一个人。也许,作者安排下这样的归宿,是有意要让贾府中最年轻的上层女性去尝试一种全新的生活,至少在读者心中,要感觉到他过的是从头开始的、不及情的、真正朴素的生活,而不是仿忘情式的“返璞归真”。于是,在前八十回,巧姐在贾府内的生活有意被忽视了,似乎他被冰封起来,在贾府中永远无法长大。等到高鹗书时,对巧姐的年龄竟无所适从,困惑不已,以致出现“巧姐年纪忽大忽小” 的情景。

  

巧姐由富家千金沦为平民百姓,这种命运的起落变化激起了诸多论者的兴趣。他们可陈己见,愈辩愈新。大致认为,巧姐嫁给刘板儿为妻,是因祸致福;所嫁虽然并非名门贵族,却是巧姐幸福生活的开始。有论者考证,作者原意是巧姐因获救没有当真坠落到烟花队里,而高鹗所写卖与外藩,被救后又许给乡里的周姓财主一节,有违作者原意。

巧姐最后的命运,第五回的判词和《留余庆》曲交代得很清楚,大家基本上都能看懂,就是因为当年她母亲善待了刘姥姥,种下善缘,因此家族败落后,刘姥姥一家救了她。她最后的归宿,应该是嫁给了刘姥姥的外孙板儿,虽然住在荒村野店,每天还得纺绩谋生,过去那富贵奢华的小姐生活一去不返,也属红颜薄命,但跟惨死的姑妈、母亲等相比,那算幸运多了。

巧姐这个角色,许多读者都觉得把她写得太小,那么八十回后,故事的时间跨度不可能很大,她到贾家败落时,往多了说也不过六七岁,她能经历那些遭遇,比如被卖入娼门,以及被解救后嫁给板儿等等吗?而且板儿在那时候也应该没有多大,往多了说不过十多岁,曹雪芹这样写,是否属于情节设计不合理?我觉得还是合理的。第一回香菱被拐子拐走,也还只是个四五岁的女孩,那个时代,那种社会,拐子把男孩子拐去,也许很快就能出手卖掉;女孩子呢,他会先养起来,养得稍大,再卖给人家当童养媳或丫头。有的妓院,也会买尚年幼的女孩,先当小丫头使唤,大了再逼着接客。巧姐年纪虽小,被骗被拐被卖的可能性却非常之大,特别是在家族败落的过程里,而刘姥姥及其他人将她解救出来,尽管她和板儿都不大,把她先作为童养媳收养,在那个时代和那种社会里,是一点也不出格,非常普通的做法。

巧姐命运之谜,在于究竟谁是“狠舅奸兄”,狠舅是凤姐兄弟王仁,谐音就是“忘仁”,这应该没有什么疑问,奸兄呢?高鄂续书,把贾芸当做奸兄,这是天大的错误。第二十四回,写到贾芸时,脂砚斋有多条批语,赞他“有志气”“有果断”“有知识”,说他“孝子可敬,此人后来荣府事败,必有一番作为”——当然是指好的、正面的作为。我在关于妙玉的最后一讲里提到的那个靖藏本,这一回前更有一条独家批语,说“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前面已经引过脂砚斋关于小红到狱神庙安慰宝玉的批语。贾芸、小红后来是一对夫妻,他们是大胆自由恋爱而结合的,凤姐对他们两个都有恩,八十回后,作者会写到他们去安慰、救助凤姐、宝玉。至于贾芸探庵,探的哪个庵?栊翠庵?馒头庵?目的何在?效果如何?不得而知,但那是一种仗义的行为,不会是奸诈的行径。

那么,奸兄会是谁呢?有人去猜贾蔷,也无道理。贾蔷和龄官的爱情,不说可歌可泣,说可圈可点吧,那也足能和贾芸、小红的爱情媲美;贾蔷跟凤姐的关系一贯很好,替凤姐教训贾瑞,他是一员战将,而且他后来经济自立,荣国府解散戏班子以后,龄官没有留下,应该是被他接去,两人共同生活了。他不可能在八十回后,成为坑害巧姐的奸兄。那么,奸兄究竟是谁?奸在哪里?我下面从从容容地告诉你。

关于“奸兄”这个人到底是谁现在有两种结论:

1.贾蓉说

他与凤姐有暧昧关系,曾合谋摆布贾瑞,又唆使贾琏偷娶尤二姐,品质十分恶劣。《石头记》写宁府贾敬、贾珍、贾蓉三代无一好人,贾蓉之妻秦可卿与公公贾珍长期通奸,最后又被太公公凌辱而死,所谓“箕裘颓坠皆从敬,家事消亡首首罪宁”“早衅开端实在宁”。而贾蓉既私通贾琏之妻凤姐,又调戏贾琏之妾尤二姐,将来还要谋卖贾琏之女巧姐,所以第六回中把“刘梅乞谋,蓉儿借求”作为对应文字来写,这正是为了反衬八十回后他们在巧姐问题上的不同表现,也是一种“千里伏线”。贾蓉本是凤姐的情夫,后来竟由他陷害巧姐,其揭露意义格外深刻。

2.贾兰说

我在讲李纨的时候讲过,李纨的原型是曹颙遗孀马氏,曹頫被抄家后,马氏如果想救助曹頫家的人,她的救助能力,就体现在她还有私房银子这一点上。假若曹頫夫人的内侄女的女儿家破后被其狠毒的亲戚卖到娼门,其他救助的人虽可出力,却缺少银钱去将其赎出,于是求到被赦免的马氏母子跟前,他们母子二人呢,就可能非常地冷漠,一毛不拔。马氏会推脱说自己并没什么积蓄,爱莫能助,而她的儿子呢,就很可能是使奸耍猾,用谎言骗局将求助人摆脱。从这里回到小说当中,我们就能想象到,八十回后的一幕场景。

狠舅王仁,把巧姐接出去以后,居然就把他带到妓院,刘姥姥和板儿进城,发现这个情况,追踪到妓院要救巧姐,老鸨就要他们缴纳赎金,他们那里有那么多的钱,就找到了李纨和贾兰母子,但是一提出拿银子赎人,李纨不言语了。贾兰表现得非常不像样子,甚至会说,他亲舅舅做的事,我们管不着,心非常之狠,母子二人见死不救、一毛不拔。姥姥苦苦哀求,竟仍不能软化李纨贾兰之心,贾兰为了让刘姥姥等人快些离开,会拿出几张票据,说现银实实没有,这几张你且拿去兑了用吧。刘姥姥等人拿去后发现,根本是死票,兑不了现的。因此贾兰堪与王仁配对,一个是狠舅,一个是奸兄。这才是曹雪芹笔下的原意。

本人比较倾向于第二种说法,这是结合我对李纨的探佚所得的。以上是:本人愚建,请任评点。

巧姐的原型,就是贾琏、王熙凤两个原型的独生女儿,这本来没什么好讨论的,但是,在多达六种的古本《石头记》里,第二十九回写荣国府浩浩荡荡地去清虚观打醮,却有一句分明是“奶子抱着大姐儿带着巧姐儿”,这不大可能是抄书人抄错了,应该是曹雪芹某一时期原稿上的句子。这么说,贾琏王熙凤实际上并不是只有一个女儿,而是有两个,大的那个,自己能走路的,是巧姐儿。但是巧姐这个名字,根据书里的情节流动,是直到第四十二回刘姥姥才给她取的,按说去清虚观打醮时,即使有那么个大点的女儿,也应该还没有巧姐这个称呼。我的看法是,“巧姐”和“大姐”在曹雪芹的初稿中本是两个人;变成一个人是出于作者的“批阅”;那第四十二回写刘姥姥为“大姐”起名“巧姐”的情节是后增的;庚辰本第二十七和第二十九回两度出场的“巧姐”实来初稿的幽灵,是作者未曾改妥留下的痕迹。这是不足为怪的。试以“兰墅阅过”的梦稿本来说,第二十九回的“带着巧姐儿”五字虽被勾去,可第二十七回的“巧姐”二字却赫然故我,成为“漏网之鱼”。更何况书未成而芹逝矣,如此天衣又岂能无缝!

“巧姐”和“大姐”在初稿中既然是两个人,“巧姐”分明略大于“大姐”,而小者的乳名中却含一“大”字,他俩当然也就不太可能是同胞姐妹。兴儿曾这样对尤二姐说王熙凤:“我们家的规矩,凡爷们大了,未娶亲之先都先放两个人伏侍的。二爷原有两个,谁知他来了没半年,都寻出不是来,都打发出去了。”因此,如果说“大姐儿”是王熙凤的女儿,这部书中一再强调了的。那么“巧姐儿”则有可能是庶出,与“大姐儿”同父而异母。在生活真实里的贾琏王熙凤原型夫妇就是有两个女儿,因此,王熙凤原型不生男孩的家庭危机才会深重,贾琏原型偷娶二房的决心,才会那么坚定。第二十九回写得早,曹雪芹就按生活的真实写出了他们有两个女儿,后来,他调整文稿,觉得写两个女儿很麻烦,就合并为了一个,就是四十一回里请求刘姥姥给取名字的那个巧姐儿。

巧姐亦算金陵十二钗之正册,实在让人匪夷思浅。怎么说这十二个女性乃是堂堂金陵全省十二个冠首之女子,巧姐无论是什么角度都无法与其他女性相比,她甚至连一个三等丫环的出场率还要低,真个一个月朦胧人朦胧。曹雪芹对他的十二钗正册人物,每人都有至少一部的独立的篇章,唯独对这个巧姐在前八十回没有。《红楼梦》是曹公未完之璧,想必在后三十回中当有浓墨重彩的描写,可惜不能看见了。现今我们只能在残稿中寻找蛛丝马迹。

从太虚幻境的册子中看到:在一荒村野店,有一个美人在里面纺织。判词写道:“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

《红楼梦》歌云:“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那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看得出,畿语和曲子预示着巧姐的命运:劫后余生,逢凶化吉,并在乡村过着耕织纺布的生活。这其中,刘姥姥起了拯救巧姐的关键作用。巧姐获救之后又花落何方呢?曹公草蛇灰线,早就伏笔于千里之外:第四十一回中,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贾府正于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势,在一次大观园的家宴之后,贾母带着他游览大观园,到了贾探春的居所,探春屋里大瓷盘里面有佛手,板儿要了一个大佛手玩。佛手和柚子在植物学上是亲戚,是同一种植物的不同变种。后来,大姐儿——巧姐是后来刘姥姥给她取的名字——原来抱着一个大柚子玩,忽然看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就要那佛手,于是后来大人们就让两个孩子互换了柚子和佛手。所谓香橼——柚子又叫香橼,也可以写成香圆。脂砚斋有几条批语,:“小儿常情,遂成千里伏线。”又说:“柚子,即今香圆之属也,应与缘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以小儿之戏,暗透前后通部脉络。”在这里脂砚斋告诉大家,他们两个人最后结为夫妻。为什么?因为“柚子,即今香橼之属也,应与缘通”,就是香缘,意味着有一个姻缘在里面。“佛手者,指迷津者也。”佛手好象手指头似的,但是不是人的手,是神佛的手,所以叫佛手,佛手起什么作用呢?指迷津,你的生命陷于迷途中,它能起到指点你把路走通的解救作用。以小儿之戏暗透前后通部脉络,隐隐约约,毫无一丝漏泄,岂独为刘姥姥之俚言博笑而有此一大回文字哉!周汝昌先生说:“这固也许是‘由细物决定终身’,说明巧姐后与板儿为婚,但也有暗示巧姐自脱旧缘、别得接引的一层意思。初出王狗儿时说‘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批云:‘略有些瓜葛—是数十回后之正脉也。真千里伏线。’“因为板儿娶了巧姐,成了荣府最直接的亲戚,所以说‘是数十回后之正脉。”脂批又云:“老妪有忍耻之心,故后有招大姐之事。”巧姐岁落烟花,成为“只缘占得风流号,惹出纷纷口舌多”的贱人,可是刘姥姥“一饭之恩也知”,毅然救出巧姐,招为板儿之媳。这就是所谓“忍耻之心”,一个下层劳动妇女的高贵品质,也就是《留余庆》里所说的那些意思:“劝人生,济困扶穷,休似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预示着巧姐将落于“荒村野店”,嫁于板儿为妻。一个候门千金、大家闺秀,就这样成了“草民”。 可悲?可贺?曹雪芹的思想是多么不可企及的伟大。

还有一趣解,巧姐与板儿结为夫妻,也就是成为刘姥姥的外孙媳妇。《红楼梦》中给人物取名,往往含有深意在焉,如贾氏四姐妹的名字:元、迎、探、惜,其谐音就是“原应叹息”。巧姐与板儿,似乎也有对应的意思:巧对版,而且中国古代民间就流传着“七巧板”的游戏,因此从名字上来分析,这二个人之间是有关系的。

贾巧姐作为贾琏和凤姐之女,她的爷爷是当今赫赫的荣国公,她的外公是金陵节度使之弟,她的母亲是荣国府威重令行的当家二奶奶,谁敢得罪呀?然而,巧姐在幼年却没有受到应有的呵护,她的奶妈竟敢拧她——琏二奶奶的独生女儿以泄怒气,可见凤姐儿的不得人心。也许这个奶妈将在贾府溃败之时,落井下石,报复于巧姐也未可知。当然,这仅仅是我的猜测。以贾琏之好色,终日在外游荡,不务正业;凤姐之贪财,一心“机关算尽”,绞尽脑汁,他们对女儿的关爱实在少之又少。在前八十回中,作为父亲的贾琏对这个女儿从不过问,视有似无。由此推想,巧姐的童年该是多么孤单。她对豪门生活会有怎么样的感情?会完全摈弃尘世财色,过一个纯洁而又简单生活的自由人生?

也许归隐乡村是曹雪芹的理想生活。他借秦可卿之口嘱凤姐贾家后事,若有一天家庭遭变故,子孙退下来在田庄里读书,做一个养性怡情的田园人。但我们不禁要问,子孙读书为什么?难道就是为读书而读书吗?陶渊明的“世外桃园”是没有的。《红楼梦》中也写到性情人物,如冯渊,一个年青公子,读书玩乐,过得虽不十分富裕,但也丰衣足食,家里呼奴唤婢的,可他连一个自己看上的女子都娶不到,反而为此命丧黄泉。还有一个石呆子,并不惹人是非,因为收藏了十把古扇,从此祸起萧墙,惨遭权贵的迫害,家破人亡。再就是此书的重要人物甄士隐,一位家境殷实、与世无争、乐善好施的乡绅,也并没有得罪任何人,相反对新贵贾雨村还有知遇之恩、救济之情,但贾雨村有没有知恩图报呢?没有,相反,在他投靠贾府之后反而恩将仇报,使恩人之女英莲(应怜)落入呆霸王薛蟠之手,日后惨遭荼毒。够了,这些足以说明与世无争、洁身自好、隐居田园的读书人也不能逃脱人世的悲欢离合。

巧姐落入乡村以后,有没有从此远离是非、过着清静怡人的生活?《红楼梦》正面是无法找到的,但我们不妨可以借看一下其他乡村的女人。象青儿的妈,男人没本事挣钱养家,只会在家抱怨,生活的重担会压在巧姐的身上,她要承受官僚、地主、男权等多重压迫,还要承受贫困的煎熬,为了生计,渐渐把她变成贾宝玉所痛恨的一样:出嫁前是一颗宝珠,嫁了人以后就没有了宝气,是颗死珠了,再后来竟是鱼眼睛了。好象那个抱着小兄弟的二丫头,(虽然只点缀了几笔,但足以让人过目不忘)在贾宝玉眼中还是一颗宝珠,一旦嫁了人,成了某某家的,就是死珠或者鱼珠了。以后的巧姐说不定还要涎着脸皮向她尚在京中的富贵亲戚告贷呢,如果真被逼到那种境地,那巧姐心中的悲哀一定会远远大于刘姥姥。

然而,曹雪芹的心愿肯定不愿巧姐落到这般地步,否则他的“留余庆”岂不空话?也许他心目的巧姐应该在乡村过着男耕女织,夫唱妇随的田园歌式的生活。那才是真正的“逢凶化吉”、“遇难呈祥”了。

一部《红楼梦》,以宝玉“遁入空门”作结,以巧姐许婚农家做收。如果说前者反映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的痛苦,那么后者则反映的是终归不愿无路可走的求索。苦痛与求索就这样交织在一起,牵动着作者的愁肠,使他流下“一把辛酸泪”,唱出了封建末世的挽歌。借巧姐留下一点“余庆”,尽管是这支挽歌中略带微茫希望的一个音符,但终究只能淹没在挽歌主旋律的悲声哀音之中。有人说,巧姐其人,“方才入梦也”。的确,借巧姐的遭际和归宿所寄寓的这种意向,也终归还是一场幻梦,而且不过是一种对昔日那种“温情脉脉”的被诗意化了的“田园风味”的眷顾,决不是对未来新的社会形态的展望。但他却真实地反映了封建“盛世”必然“衰败”的颓运和作者对他自认为美好的理想的朦胧追求;又尽管这种追求不是向前看,而是向后看,即如作者在《红楼梦》第二回借智通寺门旁一副“文浅意深”的旧破对联发过的感慨那样:“眼前无路思回头。”然而毕竟表现了作者对他所处的那个时代的不满。因为巧姐的寓意,自由其一定的进步意义。

  巧姐的故事在红楼梦中,是属于较后半部的情节,集中在他母亲凤姐过世后,他的故事描述了贾家在群龙无首下,那些伺机而动的卑贱男子,如何动巧姐的歪脑筋,因为有利可图所以想把它卖给妓院。幸运的是,由于刘姥姥的帮忙逃过一劫,也因此认识了贾府以外的人事物,悄悄地埋下将来幸福婚姻的种子。在红楼梦一连串的悲剧中,巧姐的命运像是为未来点盏光明灯,也让人感受到还是有人会得到幸福的。想想看,虽然巧姐跟其他金钗一样身为侯门女子,出嫁的并非是名门贵族,却是幸福的开始。金钱非万能,侯门深似海,女子嫁的应该是人品并非金钱,这对以利益取向的现代,是不是该有所思考。

《红楼梦》第42回--之巧姐是什么花?--风之子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红楼梦》第42回--之巧姐是什么花?--风之子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可进入我读《红楼梦》的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