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冯渊  

2015-01-12 14:02:14|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人物冯渊 (见第四回)金陵一个小乡绅之子。自幼父母双亡,又无兄弟,只他一个人守着些薄产度日。他人品风流,长到十八九岁上,酷爱男风,最厌女子,但自看上英莲后,一改素日作风,执意要从拐子手中买下英莲,并立誓再不交结男子,也不再娶第二个女子。未料拐子又将英莲偷卖与薛蟠,两方争执起来,他竟被薛家主仆活活殴死。冯渊遇英莲一段,脂砚斋评为“真真是冤孽相逢”的“又一首薄命叹”(甲戌本)。

事由:前5回中有一个独立的故事,是写甄家的。英莲先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突逢变故,被家人丢失,被拐子拐去,长大后再卖。冯渊此时出场,他的出场如昙花一现,他或许是英命中的昙花,绚美如烟花,转瞬而逝。
他们的相遇有着一见钟情的感觉。冯渊见英莲,这拐子卖丫头,他便一眼看上了这丫头,立意买来作妾,立誓再不交结男子,也不再娶第二个了,所以三日后方过门。可见对英莲是上了心,所以行事郑重,也是在意之心。 “后又听见冯公子令三日之后过门,她又转有忧愁之态。我又不忍其形景,等拐子出去,又命内人去解释她:‘这冯公子必待好日期来接,可知必不以丫鬟相看。况他是个绝风流人品,家里颇过得,素习又最厌恶堂客。今竟破价买你,后事不言可知。只耐得三两日,何必忧闷!’她听如此说,方才略解忧闷,自为从此得所。本来是一桩好姻缘,二人皆也随心。”
是途中冲出一个薛蟠搅了一场欢喜,让二人心事成了镜花水月。谁料天下竟有这等不如意事,第二日,他偏又卖与薛家.若卖与第二个人还好,这薛公子的混名人称 `呆霸王',最是天下第一个弄性尚气的人,而且使钱如土,遂打了个落花流水,生拖死拽,把个英莲拖去,如今也不知死活.这冯公子空喜一场,一念未遂,反花了钱,送了命 ,岂不可叹!"冯不舍得英莲,而送了命,那英莲本一场喜悦,也成了空。此后不知何种境遇,那生命中突然绽放的昙花又归于沉寂。只是不肯,然而她还是做不得主,也只得去了。
意外:梦幻情缘,恰遇一对薄命儿女。原来情是梦幻,而失落的也只是薄命。这最初的故事,是红楼的开局。是不是映照着日后宝黛的水月镜花一场梦。黛玉与英莲都是苏州人,都是父母钟爱的女儿,只是离了家,便没了依托。此后浮萍际遇,也是辗转。只不过黛玉在贾家是贾母的外孙女,得到了照顾和宠爱,可是一年三百六十日,不也是黛玉的伤心与泪水,黛玉常感叹自己之事无人做主。而英莲几度易名,香菱秋菱,莲花是美,只是花无主,也是伤心秋水空碧碧。
结局:而冯渊那个为情而死的男子,书中交代只几句,可是他的形象也是清晰生动的。他遇上了她,原以为是命定的情缘,愿于一生相护相惜。只是转瞬间,她远走,他离世。为她,他的付出是生命。情在心中,原也是最重的。
冯渊这个名字书中再不提起。只是在英莲的心中,他是远方的昙花,在暗夜里盛开着。
打死冯渊,罪不在薛蟠第四回薛蟠打死冯渊后,来到贾府每天观花、聚赌、嫖娼,无所不为,以及后面薛蟠的“女儿酒令”等等,为爱情论者留下许多把柄和口舌,一般的世俗之人产生一些糊涂想法是可理解的。
打死冯渊,罪不在薛蟠。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宛情所著《脂砚斋言行质疑》一书中曾提出:“夺妾杀人情节严重”,脂砚斋怎能说是“略一解颐”?不仅如此,冯渊被打死,脂批对薛蟠没有一句批评,而且处处称薛蟠为:“阿呆耳”、“阿呆兄”、“老兄”、“人谓薛蟠为呆,余则谓是大彻悟”。脂批说“冯家正不为人命,实赖此获利耳。”
冯渊是何许人也:是本地一个小乡宦之子,名唤冯渊”。脂曰:“真真是冤孽相逢。”——指“冯渊”乃一理也!“长到十八九岁上,‘酷爱男风,最厌女色’”。脂曰:“最厌女子,仍为女子丧生,是何等大笔!不是写冯渊,正是写英莲。”这是何意?是说此处“男风”、“女色”是写春秋之笔也!冯渊在厌弃“女儿”问题上丧命是一天理。——英莲是甄士隐因“梦幻识通灵”和雨村分道扬镳“跳出火坑”的儒子之灵魂。这个灵魂、美点,如果和冯渊这等“以‘好色不淫’为解”的纨绔子弟结为鸾凤之好,将来士隐这个灵魂,必然无法“致使香魂返故乡”。故,脂曰:“不是写冯渊,正是写英莲。”英莲的坎坷人生和士隐的一生坎坷其主题和宗旨是一致的,是教儒子猛醒之笔。
冯渊“他一眼看上”英莲,脂曰:“善善恶恶,多从可巧而来,可畏可怕。”脂批对冯渊看上英莲不作婚姻而论之,却以“善恶”和哲学上的“可巧”偶然的机遇性论之。作者对渊、莲关系,也定义为:“这也是前生冤孽、可巧遇见拐子卖丫头。”“前生冤孽”:指历史也!指历史中形成的一种关系。所谓“拐子”:英莲这个“女儿”是甄士隐人生路途中灵魂的转折点,士隐对“通灵玉”代表的真理只处于“梦幻”识通灵的状态,故英莲之美并不十分纯化,必然易受“拐子”所骗。此处“拐子”是对蛊惑人心之辈的调侃语。这类丑类常常将处于蒙昧状态的“女儿”拐骗,所谓“这种拐子单拐幼女,养至十二三岁,带至‘他乡’转卖。”——英莲是士隐灵魂中的美点,士隐舍不得让和尚把她化去,故有此害。“他乡”指与大观园相反的腐朽社会。
故“拐子”被“打了个臭死”也必在情理中。薛蟠打死冯渊,被说成:“并非为此些些小事值得他一逃走的。”脂曰:“妙极!人命视为些些小事,总是刻画阿呆耳。”脂批为“些些小事”称奇叫“妙极”为何?
为什么写冯渊:英莲和冯渊,在艺术上不是为写“男女爱情”,而是为了写士隐小乡宦之情和冯渊小乡宦之情二者间的关系,即所谓“这正是梦幻情缘”之“薄命”——即难于如愿以偿,难于长命百岁的历史渊源。薛蟠代表宝钗母胎中的“热毒”,人称“呆霸王”,他和冯渊这类“小乡宦”是“夙孽相逢,今狭路既遇,原应了结。”冯渊本性是“酷爱男风”,自己“立誓再不交结男子”。脂曰:“谚云:‘人若改常,非病即亡’。信有之乎!”因此对脂批打死冯渊一节被说成“略一解颐”——解闷、寻乐,就不必感到困惑不解了。
脂曰:“是以故意戏用葫芦僧乱判等字样,撰成半回,略一解颐,略一叹世,盖非有意讥刺仕途,实亦出人之闲文耳。又注冯家一笔更妥,可见冯家正不为人命,实赖此获利耳。……虽曰不涉世事,或亦有微辞耳。……其意,实欲出宝钗,不得不做此穿插。”——目的是写宝钗的“投胎入世”“负罪而出”,带着打死“酷爱男风”“小乡宦”之子的罪名而“投胎”。

《红楼梦》第四回诗词曲赋鉴赏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会看到我的更多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