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也说秦可卿卧室陈设  

2015-01-19 10:13:09|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说秦可卿卧室陈设

摘要:一个高度女性化卧室的“香艳”陈设,与《红楼梦》的言情主题相得益彰。秦可卿卧室不是什么“淫窩”,警幻仙姑的妹妹化身杨贵妃在宁国府安营扎寨,作者自有其深意。

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秦可卿——准确的说来应该是秦氏——卧室陈设堪称豪华,有帝王,皇妃,公主所用之物,还有名人字画,再加上诸如西施这样美人的品,简直说是一个古董收藏家的陈列室,学界研究来研究去对这个奇怪的卧室陈设无法理解,于是只好放弃,转而去探佚陈设中涉及的人和物的寓意,这个思路本来并无不可,然而对秦氏卧室陈设物品主人研究非但没有解开陈设之谜,反而却再一陷入了“盲人摸象”的怪圈,主流红学从海棠春睡里联想到曹寅有一幅海棠春睡图,曹雪芹看到或者听说过这幅画,于是就很自然的把此画写入书中;有人从武则天身上看到了暴政,于是玩命在《红楼梦》中寻找残暴;还有人从赵飞燕,杨玉环等人身上看到了爬灰的痕迹,看到了“淫”;有的名家试图从陈设里提及的二个“公主”中探佚出秦氏为某公主。只有土默热先生独辟溪径,明确指出秦氏的卧室陈设乃戏剧道具,从两件与杨贵妃直接相关的物品(“海棠春睡图”和“安禄山的木瓜”)上看,秦氏应该是暗喻杨贵妃。

我对秦氏卧室陈设也进行了一次大搜索,最后得出的结论与土默热老师不谋而合。这个卧室在生活中确实不可能存在,确实是戏剧道具,而这些道具只能是摆在唯一一个戏剧人物的卧室里——《长生殿》里的杨玉环,要注意,是洪昇笔下的那个杨玉环而不是历史上的杨玉环,因为几乎卧室中的所有陈设都与《长生殿》及其中的主人杨玉环有着密切的关系。下面我们就一件一件地分析秦氏卧室陈设,为了分析问题方便,我打乱了其中的顺序:

一、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

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画的就是杨贵妃形象,这一点应属文学常识,无需多说,《长生殿》【春睡】一出,对杨贵妃“春睡”有过精彩的描述:“试问海棠花,昨夜开多少?”,可以说,《长生殿》的【春睡】一出,是“海棠春睡”故事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将“海棠春睡”推向高峰的是近代梅兰芳主演的京剧贵妃醉酒,而《红楼梦》中的“海棠春睡”同样不乏亮点,君不见湘云醉卧青石——“只恐石凉(夜深)花睡去”。海棠春睡,一个浪漫而美妙的民间传说,就像一条淙淙流淌的小溪,让人感受着无穷的韵味。

二、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

好一个“芳气笼人是酒香。秦观的这副对联让“海棠春睡图”魅力倍增,彷如一个活脱的杨妃从画中走来。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秦观在《长生殿》和《红楼梦》中都占有着十分重要的位置,在《长生殿》核心一出【密誓】的一开头,就引用了秦观的名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一离合观对《长生殿》中盟誓的“天长地久有时尽,此誓绵绵无绝期。”有着很大的影响。《红楼梦》第二回的风流榜,秦观力压苏东坡和欧阳修等人上榜。在洪昇风流系统中,秦观不可忽视。我相信,在洪昇的诗中一定会有关于秦观的内容,惜我手头尚无洪昇诗集,希望博友们能给予补充。

三、安禄山掷伤太真的木瓜

这没什么说的,安禄山和杨太真都是《长生殿》的主要人物。虽然《长生殿》剧中没有安禄山没掷木瓜的情节,但“安史之乱”给杨贵妃造成的危害远大于这个木瓜,可以说,“安史之乱”就是一只更大的“木瓜”,对太真的伤害也是致命的。

四和五、武则天的宝镜和寿昌公主的床榻

这两个人一个是女王,一个是公主,为什么要放在一块分析呢?原因很简单,因为她们二人全部和一个人有密切关系——唐宗李旦。武则天是李旦的生母,而寿昌公主是李旦的女儿。李旦又是谁呢,唐玄宗李隆基的父皇,这么一看,武则天就是杨玉环的太婆婆了,寿昌公主是的大姑。武则天的宝镜对别人来说是宝物,对杨玉环来说是一件家传物品,在《长生殿》【春睡】一出就有“红粉春妆宝镜”的描写,焉知这“宝镜”不是则天母后的遗物。弟妹卧室摆着的一张床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而这个“榻”也完全界定了秦氏床的御用性质,也只有后妃公主配用此物。

六、飞燕的金盘

飞燕即是西汉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在历史上她是与杨玉环并称为“环肥燕瘦”的绝色美女,都是美貌多才而倍受皇上宠爱。宋乐史《杨太真外传》就把杨贵妃与赵飞燕放在一起描写:“上在百花院便殿,因览《汉成帝内传》,时妃子后至,以手整上衣领,曰:看何文书?上笑曰:莫问。知则又人。觅去,乃是汉成帝获飞燕,身轻欲不胜风。恐其飘翥,帝为造水晶盘,令宫人掌之而歌舞。”,秦氏室内所摆金盘明显是根据这个水晶盘而来。飞燕与杨玉环的关系可见一斑。《长生殿》的创作也曾受到《杨太真外传》的影响,“借太真外传谱新词,情而已。所以在《长生殿》中多次出现“飞燕”和“昭阳”二字,《长生殿》第十六出【舞盘】中杨玉环是飞燕起舞水晶盘的翻版“妾制有翠盘一面,请试舞其中,以博天颜一笑。”难道《红楼梦》中的飞燕金盘会被用来比喻赵飞燕之淫荡祸国吗?作为《红楼梦》这样一部专写“情缘”的文学巨著,岂能走回头路。

在《长生殿》,像删去太真秽事一样,洪昇同样摈弃了飞燕以色害国的部分,而只是以飞燕的美貌和宠幸同杨玉环相类比,如在第二出【定情】:

欢赏,借问从此宫中,阿谁第一?似赵家飞燕昭阳,宠爱处,应是一身承当。休让,金屋妆成,玉楼歌彻,千秋万岁捧霞觞。(合)惟愿取恩情美满,地久天长。

七、西子纱衾和红娘的鸳枕

这两个人中西子与杨玉环的关系明摆着的,同是四大美女中人,《长生殿》第三十八出【弹词】李龟年是这样描述杨玉环之美的:“比昭君增妍丽,较西子倍风标诞生于西子河畔的《红楼梦》当然也一定会对西子这位古代美女独有情钟了。

这个红娘是陈设中的唯一的与杨玉环没有直接关系的人,但《长生殿》中天孙织女和月宫娘娘玉成李杨月宫重结缘,职能同红娘同,红娘另一说为月老。此说法略有牵强,不算也罢。至于有的文章说什么红娘是支持偷情的罪魁,此种破坏中国文化中美丽人物形象的作法实不可取。

综合分析一下,秦氏卧室这些陈设大半为御用品:则天宝镜,寿昌公主的床,同昌公主的帐,赵飞燕的金盘,安禄山的木瓜。且其中四件为唐朝的物品,杨玉环对这些物件可以唾手可得,别人想要拥有,难于上青天。把《长生殿》中杨玉环的卧室搬到《红楼梦》中,此等乾坤大挪移的工夫非常人所比如果说是杨玉环的卧室,又如何解释比杨玉环年代稍晚的秦观和唐寅的物品出现在卧室呢?请大家一定要注意,我说的不是历史上的杨玉环,仅仅是戏剧《长生殿》中的杨玉环,在文学作品中搞一点小穿越不无不可,在《长生殿》中除了出现秦观的诗句外,在第五十出【重圆】中拿苏东坡所著《水调歌头》的前半部分一字不改地作为唱词,在历史上这是不可能的,但在戏剧中就完全可以,杨玉环虽然是唐朝之人,但《长生殿》和《红楼梦》却都是清代的文学作品,清代作品出现明、宋时期的人物完全符合逻辑。如果是康熙年间作品出现乾隆年间的人物那才叫奇怪呢。

秦氏卧室陈设完全就是一位后妃的规格。武则天的宝镜供观秘戏的镜壁);飞燕的金盘(舞盘);宫殿的床榻;隐隐的联珠帐;艳丽的纱衾;情人的鸳枕随处散发着“香艳”的气息,有些人据此把秦氏卧室陈设定义为“淫荡”,这完全是由于不了解作品时代背景所致,女性之“香艳”在现代的正统思想里带有贬义,但在明末清初那个“言情狂潮”中,文学作品中的“香艳”描写却是司空见惯,不但没有贬义,驾驭“香艳”的能力反倒会是衡量作家能力的一把尺子,就连被现今称作淫书的《金瓶梅》里也自有一番风情。秦氏卧室陈设的“香艳”风格与《红楼梦》中的“意淫”思想是相一致的。秦可卿再“香艳”,还能比警幻仙姑更“香艳”吗?好好再看一下警幻仙姑赋吧。难道就能据此说警幻仙姑比她的妹妹更“淫荡”?你敢吗?

结束段:同昌公主的联珠帐

同昌公主同寿昌公主一样,也是唐朝的一个公主,所以没有把她和寿昌公主放在一起分析,是因为她的独特的经历使她成为秦氏陈设中统领三军的人物,她的经历与《长生殿》的关系最大,因为在同昌公主身上,我们看到了“长生殿案件”的影子

先看一下史书记载的两段关于同昌公主的描写:

新唐书 列传第八

卫国文懿公主,郭淑妃所生。始封同昌。下嫁韦保衡。咸通十年薨。帝既素所爱,自制挽歌,群臣毕和。又许百官祭以金贝、寓车、廞服,火之,民争取煨以汰宝。及葬,帝与妃坐延懿宗令韦保衡尚同昌公主。哭以过柩,仗卫弥数十里

续世说

公主薨,懿宗杀医官二十余人,收捕其亲族三百余人,系京兆狱中。宰相刘瞻召谏官使言之,莫敢言者,乃自上言,上不悦。又面谏,上大怒,叱出之。 兴门,哭以过柩,仗卫弥数十里,冶金为俑,怪宝千计实墓中,与乳保同葬。追封及谥。

综合同昌公主经历有如下四大特点:一、早逝;二、死后“追封及溢”三、大出殡。四、大冤狱 ——20多名医官被处死,家属300多人被捕,宰相为此进谏言被逐。

这四条里前边三条与秦可卿都能一一对应,但最后一条却无从谈起。

实际上这第四条的答案就在土默热红学里,秦可卿大出殡隐指佟皇后大出殡,因为佟皇后的经历和同昌公主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孝懿仁皇后佟佳氏康熙二十八年七月初八病重,七月初九康熙册立皇贵妃佟氏为皇后,七月初十甍毙,九月十九日册谥为孝懿皇后。(“早逝”和“追封及溢”两条对应上了——虽然死前一天被封为佟皇后,但“孝懿皇后名号的确是死后“册谥”的。)

(十三日)丁未。奉移大行皇后梓宫、至朝阳门外享殿。上亲临送。诸王以下、文武官员、及公主、王妃以下、八旗二品命妇以上、俱齐集举哀。(的确是最高规格的皇家“大出殡”。)

十月初十,赵执信组织在洪昇家里上演《长生殿》,因在皇后国丧期间,赵执信及洪昇等五十多人被皇上处理,《长生殿》的作者洪昇因此被捕入狱,并永远革去了国子监生资格,彻底断送了洪昇的政治前程。在洪昇眼里这绝对是一件“大冤狱”,洪昇在可卿(杨贵妃)卧室里设置了洪昌公主的珠联帐,其用意皆在此中。

对“长生殿案件”一直耿耿于怀的洪昇在他的另一部巨著《红楼梦》中找到了发泄郁闷的机会。于是他把《长生殿》中杨玉环的卧室陈设搬了秦氏卧室,在《红楼梦》里组建了一个微缩《长生殿》,以此来怀念他钟爱的人物形象杨玉环。同时,又在秦可卿死后,用一个“死封龙禁卫把秦氏幻化成了佟桂氏,以超乎寻常的皇家葬礼规模来影射当年的佟氏大出殡。葬礼前发生的正照风月鉴事件,葬礼过程中发生的弄权铁槛寺事件,六十二回的宝玉居丧摆宴,一把把尖刀直刺向康熙王朝的心脏。秦可卿这个人物是作者表现“长生殿案件”主题的一个载体,秦氏卧室陈设正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这一主题而设,仅此而已。

刘心武是如何对秦可卿卧室陈设加以描述的?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会看到我的更多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