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红楼梦中的刘姥姥--5  

2015-01-21 09:15:12|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蝗虫”和《携蝗大嚼图》
  
   “母蝗虫”和《携蝗大嚼图》,出自刘姥姥走后的第四十二回“潇湘子雅谑补余音”,表面看去,黛玉的“雅谑”是用以补凤姐的“市俗取笑”的,作者似乎有意让黛玉开点别致的高雅的玩笑,让读者换换口味。而事实上并非如此,黛玉的笑话与凤姐的“市俗取笑”有着本质的区别,这笑只不过是个烟幕,是个假象,作者的真意无不藏在黛玉的妙语连珠的“雅谑”之中。
  
   惜春奉贾母之命画大观园,因此向诗社请一年的假,李纨要大家商议决定。
   黛玉笑道:“都是老太太昨日一句话,又叫他画什么园子图儿,惹得他乐得告假了。”探春笑道:“也别要怪老太太,都是刘姥姥一句话。”林黛玉忙笑道:“可是呢,都是他一句话。他是哪门子的姥姥,只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
  
   “母蝗虫”这个意味着灾难的绰号,就是黛玉给刘姥姥起的,接着宝钗又为“母蝗虫”三字“作注”:
   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识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日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
  
   上文的最后一句,蒙府本上有条极重要的批语:“触目惊心,请自回思”。这条批语起码说明,把刘姥姥比喻为“母蝗虫”,在脂砚斋看来,决不是什么笑话。
  
   “蝗虫”能生出灾祸,“母蝗虫”则象征着能生出种种灾祸来的总祸根,而刘姥姥就是这样一个“母蝗虫”,一个总祸根。这个祸祟潜入贾家,与贾家的人一道说故事,开玩笑。在游玩的同时四处播下灾难的种子,然而贾府的人却盲目乐观,浑然不觉。而今一旦突然被作者用“母蝗虫”三字点破,怎不令人“触目惊心”呢?震惊之余,脂砚斋又提醒读者“请自回思”。回思什么?自然是回思“昨日那些形景”,也就是“母蝗虫”游大观园的那些形景。那些形景表面看来无非是刘姥姥在逗乐取笑,然而又正如脂批所说,作者“岂独为刘姥姥之俚语博笑而有此一大回文字哉?”何况作者已借宝钗点明,用“母蝗虫”三字来表现出游大观园的那些形景是“春秋”的“法子”,这就更加说明“母蝗虫”游大观园必然会给贾家带来种种灾祸,她的“俚言博笑”及其一切活动,都将成为贾府日后所发生的种种灾祸的预兆。作者首先让在盛衰问题上最为敏感的探春透露出对刘姥姥的反感,然后让“心较比干多一窍”的聪颖的黛玉道出“母蝗虫”三字,最后又由见多识广,学问渊博的宝钗为这三字“作注”,其用意不言而喻了。
  
   贾母要惜春以“行乐”为主题,把游大观园画成“行乐”图。其实“行乐”图是幅假画,而真正的画应是黛玉说的《携蝗大嚼图》。
  惜春道:“原说只画这园子的,昨日老太太又说,单画这园子成个房样子了,叫连人都画上,就象‘行乐’似的才好。我又不会工细楼台,又不会人物,又不好驳回,正为这个为难呢。“黛玉道:“人物还容易,你草虫上不能。”李纨道:“你又说不通的话了,这个上头那里又用得着草虫?或者翎毛倒点缀一两样。”黛玉笑道:“别的草虫不画罢了,昨日‘母蝗虫’不画上,岂不缺了典!”众人听了,又笑起来。黛玉一面笑的两手捧着胸口,一面说道:“你快画罢,我连题跋都有了,起个名字,就叫作《携蝗大嚼图》。”
  
   游大观园是以贾母与刘姥姥在沁芳亭上谈画画的事开始的(第四十回)。作者这样安排,其意是:随后小说所描写的游大观园的景象,也就是贾母说的:“行乐”图的景象,同时又是黛玉说的《携蝗大嚼图》的景象。刘姥姥说:“我们乡下人到了年下,都上城里来买画儿贴,时常闲了,大家都说,怎么得也到画儿上去逛逛。想着那个画儿也不过是假的,那里有这真地方呢?谁知我进了园里一瞧,竟比那画儿还强十倍。怎么能有人也照着这园子画一张,我带了家去,给他们见见……”
   画儿是假的,根本就没有这真地方,虽说眼前的大观园“竟比那画儿强十倍”,然而也是假的。戚序本有回前诗曰:“两宴不觉已深秋,惜春只作画春游,可怜富贵谁能保,只有恩情得到头。”“两宴”时已是深秋季节,由于惋惜已逝的春天,故把“深秋”画作“春游”的景象,(按:“惜春”在这里有双关意,既指惜春这个人,又是惋惜春天已逝的意思)所以这幅“春游图”,即贾母所说的“行乐”图,实际上是幅假画。画“春游”的是惜春,太虚幻境中写惜春的那首曲子,有这样的诗句:
   “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到头来,谁见把秋捱过。”
   第七十四回,抄大观园后,惜春要撵她的丫头入画,尤氏为入画说情,惜春与尤氏争吵起来,书中写道:(惜春)“更又说的好:‘不但不要入画……’”惜春还说:“我不了悟,我也舍不得入画了。”“入画”在这里也是双关语,表面指的丫头,而骨子里是指惜春不肯入“春游图”——“行乐图”这幅假画。惜春之所以不愿意入画,是因为她已经“了悟”:认识到这是幅假画。这也是日后惜春为什么出家的原因。
  
   “行乐图”是幅假画,而真正的画就是《携蝗大嚼图》。“携蝗大嚼”也是个隐喻,它的意思是说,贾母带着刘姥姥游大观园,如同带了个“母蝗虫”在大观园内大嚼一通。当然这无疑是场灾难。黛玉的题跋告诉我们:刘姥姥不只是“贾府兴衰的目击者和客观的见证人”更主要的还在于,刘姥姥是个象征性的人物,是个给贾府带来种种灾祸,促使贾家由盛到衰,直至败亡的积极参与者。另外,题跋中的“携”字,又说明了“母蝗虫”这个祸祟,是贾府的人自己引进来的,正如凤姐所说“没有家亲引不来外鬼。”(第七十二回)刘姥姥这个“外鬼”,代表着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变化莫测而又不可抗拒的力量,然而这种带有偶然性的看似神秘的力量,却是贾府自身所存在的种种败亡的因素而导致的。

红楼梦中的刘姥姥--1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会看到我的更多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