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红楼梦中的刘姥姥--8  

2015-01-21 09:18:40|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抽丰
  
   第三十九回,作者写完凤姐挪用公款放债的事后,接着便是平儿回家,见到刘姥姥和板儿来了,句中特别点到“打抽丰”三个字。与之相应,第七十二回,作者写凤姐放债并引出贾府的内耗之后,接着写宫中太监到贾府来敲诈勒索,也就是“打抽丰”。
  
   写完内耗,再写“外祟”,由此可以看出前后两大部分在结构上的对应关系。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初次出场是“小小一个人家,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这日正往荣府中来。”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并带来“瓜果”(意味着“瓜葛”),文中写道:“平儿忽见上回来打抽丰的刘姥姥和板儿来了。”
  
   两次出场,作者都特意点到“来”字,它们之间的呼应不仅说明后者是前者的继续,而且还在于暗示否卦中的“小来”。刘姥姥两次“打抽丰”,第一次得银二十两,第二次得银一百两,外加一些财物。这些银子对刘姥姥来说是个不小的数目,但对于贾府,却是“拔根寒毛”,根本算不得什么,贾府决不会因损失这一百二十两银子而败落。不过前面已说过,刘姥姥是个“母蝗虫”,是个灾祸的象征,她的“打抽丰”对于贾府来说是个不祥的预兆,将给贾府带来灾祸。第七十二回,宫中太监到贾府来敲诈勒索,就是刘姥姥“打抽丰”的印证。
  
   在这回凤姐与来旺家说完放债的事后,接着讲了一个梦,说梦见宫里的娘娘派人来向她要锦,凤姐不给,那人就夺。凤姐“一语未了”夏太监派小太监来借银子,开口就是二百两,说是借,可从来没还过。
   小太监道:“夏爷爷还说了,上两回还有一千二百两银子没送来,等今年年底下,自然一齐都送过来。”凤姐笑道:“你夏爷爷好小气,这也值得提在心上。我说一句话,不怕他多心,若都这样记清了还我们,不知还了多少了。只怕没有;若有,只管拿去。”
   可见光夏太监所勒索的银子就不计其数。把小太监打发走后,躲在里面的贾琏才敢出来。贾琏无可奈何地说:“这一起外祟何日是了!”还说:“昨日周太监来,张口一千两。我略应慢了些,他就不自在。将来得罪人之处不少。这会子再发个三二万的财就好了。”贾琏的话已埋下伏埋,日后贾府垮台很可能就与因供奉不起这帮大太监终于得罪他们有关。
  
   因为元妃是贾府的政治靠山,为了维护元妃在宫中的地位,就不得不笼络那些有权势的大太监,这些太监便趁此机会向贾府敲诈勒索。虽说贾家已窘迫到卖物、借当的地步,却仍不敢回绝他们。贾琏把这些太监叫做“外祟”,这起“外祟”,完全是因元妃而招致的,这也是“没有家亲引不来外鬼”。
  
   凤姐的梦很有些蹊跷,梦中夺锦的那人,无疑是太监的象征,这个人到底是谁,凤姐的梦是什么意思,我们得分析一下。凤姐道:昨晚上忽然作了一个梦,说来也可笑,梦见一个人,虽然面善,却又不知名姓,找我。问他作什么,他说娘娘打发他来要一百匹锦。我问他是那一位娘娘,他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我就不肯给他,他就上来夺。正夺着,就醒了。
  
   “昨晚上忽然作了一个梦,说来也可笑”这句,脂批:“反说可笑”,看来脂批的意思是说,娘娘派人来要锦、夺锦这件事并不可笑。一个并不可笑的梦,而凤姐却说“可笑”,那么这“可笑”二字就不是针对梦的内容——娘娘派人来要锦夺锦这件事而言了,因此这“可笑”二字就只能是针对梦见的那个人来说的。这个让凤姐提起来就觉得“可笑”的人又是谁呢?通部小说,除了刘姥姥外便找不到第二个人了。因为在凤姐眼里,刘姥姥只不过是个逗乐取笑的玩物,一个“女篾片”,她唯一的价值就是“可笑”。尤其是经过游大观园后,刘姥姥的“笑”,给凤姐等人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所以凤姐一提起梦来,便想到梦中那个人,那个人也只有是刘姥姥,凤姐才不由自主地道出“可笑”二字。
  
   “梦见一个人,虽然也面善,却不知道名姓。”对这句,脂砚有条很奇怪地批语:
   “是以前授方相之旧数十年后矣。”
   这条脂批,简直象梦中呓语,令人莫名其妙。但结合文本,仔细推敲,我们仍然可以发现这条脂批是在说明什么。文本“面善”二字是说凤姐梦见的这个人,觉得很面熟,是个早就相识的熟人。脂批中的“方相之旧”可与文本中的“面善”二字对上号。另外脂批里的“授”字,是说凤姐曾经给过东西他。就这样,我们试作断句:“是以前授,方相之,旧。数十年后矣。”后面一句且不去管它,前面的部分可这样解释:这是一个因为以前曾经给过东西他的人,所以仔细辨认,是个老相识。而刘姥姥恰好是凤姐的相识,凤姐又曾经给过东西她。
  
   最有趣的是文本中那句,“虽然面善,却又不知道名姓。”通部小说,既是凤姐的熟人,并且还送过东西给过她,然而凤姐却不知他的名姓的,也只找得出刘姥姥这么一个人来。因为书中的刘姥姥根本就没有名姓。刘姥姥夫家姓刘,女婿家姓王,至于她本人姓什么,谁也不知道。“姥姥”二字是因她年纪大,人家随她外孙的叫法称呼她,“姥姥”并非她本人的名字。刘姥姥既然无名无姓,凤姐当然无从可知。或许要问凤姐为什么不直接道出“刘姥姥”三个字来呢?因为凤姐她说话的对象是贾琏和来旺家,而这两个人对刘姥姥是一无所知,既然如此,凤姐又何必道出“刘姥姥”来,然后再向他们解释一番呢?所以凤姐干脆不提,这也是会说话的人的一种技巧。另外更主要的原因是,作者决不会轻易点出“刘姥姥”而因此泄露了自己的“天机”,他只能用这种打谜的方式,再佐以脂批的暗示,让读者联系文本的前后内容,自己作出判断。
  
   综上所述,凤姐梦见的那个人,既“可笑”,又“面善”,而且凤姐还曾经给过东西他,再加上又“不知名姓”,把这些模糊的意象综合起来,我们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刘姥姥的轮廓。象刘姥姥这样一个重要人物,竟然没有名姓,岂不更具有象征性么?
  
   再说“要锦”,第四十回游大观园时,在潇湘馆,贾母由窗纱说到“软烟罗”这类锦。凤姐取了一匹来,众人看时,“刘姥姥也觑着眼看个不了,念佛说道:‘我们想他作衣裳也不能,拿着糊窗子,岂不可惜?’”意思很明白,就是想要,又不好明说。随后贾母与凤姐又谈到另一种做衣裳用的锦,于是贾母对凤姐说:“再找一找,只怕还有青的。若有时都拿出来,送这刘亲家两匹……”第四十二回,刘姥姥走时,平儿把凤姐送给刘姥姥的东西一一点给刘姥姥看,说道:“这是昨日你要的青纱一匹,奶奶另外送给你一个实地子月白纱作里子。这是两个茧绸,作袄儿裙子都好。这包袱里是两匹绸子,年下做件衣裳穿。……”以上这些情节说明,刘姥姥确实向凤姐要过锦,而凤姐也确实送过锦她。
  
   至于“夺锦”,寓意就更深了。秦可卿魂托凤姐时说过,元春选妃将给贾家带来“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王希廉说:“凤姐梦人夺锦是被抄先兆” 。最富有辩证意义的是:“我问他是那一位娘娘,他说的又不是咱们家的娘娘。”元春选妃给贾家带来“鲜花着锦”之盛的同时,也给贾家招来了“外祟”。(贾琏语,“这一起外祟何日是了”)“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元春选妃,贾家盛也在此,败也在此。作者用凤姐的梦,生动形象地表达了这个哲理。
  
   还有个很重要的现象,刘姥姥在凤姐那里“打抽丰”的数目:“一进”是二十两,“二进”是一百两。而太监“打抽丰”的数目:夏太监是二百两,周太监是一千两。当然这是书中所反映出来的具有代表性的数目,而实际数目则远不止于此。而这次所反映的太监“打抽丰”的数目恰恰是刘姥姥的十倍。另外,从小太监的话里可知,夏太监上两回“打抽丰”共得银是“一千二百两”,刘姥姥两次“打抽丰”共得银是一百二十两。其间也是十与一之比。把这些数字相比较,它们之间的倍数关系,便充分说明了刘姥姥“打抽丰”所具有的象征性。作者反反复复在这几个数字上打转,其目的也就是为了说明这个问题。

红楼梦中的刘姥姥--1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会看到我的更多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