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红楼梦中的刘姥姥--14  

2015-01-21 09:28:48|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府盛衰的标志——凤姐
  
   现在,该是谈凤姐的时候了,凤姐是《红楼梦》中一个极重要的人物,这个人物的性格以及她的重要性,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已不计其数,而我所要讨论的,是从象征性这个角度来分析凤姐与贾府盛衰的关系。
  
   作为一个家族的代表,这点和刘姥姥作为“王家的”代表一样,凤姐是贾府的标志,是贾府的象征,凤姐的兴衰起落也就是贾府的兴衰起落。贾府在由盛到衰的整个过程中,在每一个阶段,首先必然要在凤姐身上做出反映,凤姐简直可以说是贾府盛衰的一只温度计。如果说元春选妃、省亲,贾家如日方中,正当午时,盛到极点的话,那么刘姥姥一进荣府见凤姐时,凤姐的自鸣钟敲响了八、九下,就是巳时(见脂批),意思是说贾家正处在鼎盛的前夕。这时的凤姐集权势、富贵、荣耀于一身,正象她的自鸣钟那样,轰轰烈烈,不可一世。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第十三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第十四回“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第十五回“王熙凤弄权铁槛寺”,总之,文本有如《水浒传》中的“武十回”、“林十回”、“宋十回”那样,作者紧锣密鼓在为凤姐写传。在前四十回里,凤姐的运气也一直不错,要风来风要雨得雨,而且又深得贾母王夫人的喜爱。
  
   这时的贾府也如刘姥姥眼中的凤姐,光鲜亮丽,富贵尊荣,然而这一切又都是“从刘姥姥心中目中设譬拟想,真是镜花水月。”(脂批)刘姥姥前来打抽风,得银二十两。这两个家族之间的小小得失,却预示了日后它们各自发展的方向。
  
   当贾府将要上到极盛这个峰巅的前夕,决定贾府命运的元春选妃这个“喜讯”,最初是秦可卿的幽灵来通知凤姐的,而且秦可卿还告诫凤姐,贾府日后将会衰败的趋势,并授以如何避免这场厄运的措施。这些有关贾府命运前途的大事,秦可卿之所以托梦凤姐,而不是其他人,除了她们的私人关系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凤姐是贾府的代表,贾府的命运与凤姐有着紧密的联系。拿秦可卿的话来说是:
   “非告诉婶子,别人未必中用。”
  
   刘姥姥二进荣府,得以游大观园,深入贾家内部,这是因王夫人的关系,由凤姐向贾母引荐的结果。说“没有家亲引不来外鬼”的凤姐,正是她把“母蝗虫”这个外鬼引进了家门。在游大观园中,刘姥姥的许多“闹剧”就是由凤姐导演的,凤姐与刘姥姥的交道以及临走时凤姐的赠与,都预示着凤姐日后的灾难,必不可免。
  
   果如其然,刘姥姥是八月二十六日离开贾府,九月初二是凤姐的生日,而倒霉的事是那么灵验地发生在刘姥姥刚走之后凤姐的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就在凤姐生日这天,她亲耳听到鲍二家的与自己丈夫偷情时咒她去死的那些话,接着又被她丈夫拿剑追杀(第四十四回)。事后作者对凤姐有段描写:“凤姐儿站在那边,也不盛妆,哭的眼睛肿着,也不施粉,黄黄脸儿……”这“黄黄脸儿”说明凤姐已有病容。凤姐何尝吃过这种亏。在我们印象中一般来说她总是笑的时候多,前八十回中,她虽然悲伤地哭过秦可卿,也曾又哭又闹在宁府耍泼、像猫哭老鼠般地哭过尤二姐,但这次因受伤害受委屈自己为自己而哭的,总共只有两次(另一次发生在第七十一回,那次是来自邢王二夫人的打击)。游大观园后,贾府由盛向衰的转化就是从这“变生不测”之事开始的。凤姐的受挫和痛哭,则标志着贾府衰的到来。
  
   游大观园中,在秋爽斋的那个宴会后,有段凤姐撑船的情节:
   凤姐儿也上去,立在船头上,也要撑船。贾母在舱内道:“这不是顽的,虽不是河里,也有好深的。你快不给我进来。” 凤姐儿笑道:“怕什么!老祖宗只管放心。”说着便一篙点开。到了池当中,船小人多,凤姐只觉乱晃,忙把篙子递与驾娘,方蹲下了。
   凤姐的逞能,说明她争强好胜的性格,然而凤姐又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头。不过这个故事具体所比喻的事情,是在第五十五回,事情也是发生在宴会之后(元宵夜宴),第五十五回开头:
   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小月即小产),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太医用药。凤姐儿自恃强壮,虽不出门,然筹画计算,想起什么事来,便命平儿去回王夫人,任人谏劝,他只不听。王夫人便觉失了膀臂,一人能有许多的精神?凡有了大事,自己主张;将家中琐碎之事,一应都暂令李纨协理。李纨是个尚德不尚才的,未免逞纵了下人。王夫人便命探春合同李纨裁处,只说过了一月,凤姐将息好了,仍交与他。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智,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
  
   凤姐撑船的故事就是比喻上面这段情节的。凤姐如何逞能,如何不听劝告,如何争强斗胜,最后又如何不得不向现实屈服,前后都很相似。再说具体些,贾母率领一大家子坐在船上,这船象征着贾府,凤姐“撑船”象征着凤姐“掌权”,船“到了池当中”是指贾府在由盛到衰的全过程中,进行到一半的地方,而这一半的地方就是第五十五回开头。另外,凤姐“把篙子递与驾娘,方蹲下了”,“蹲下了”是指凤姐小产后“复添下红之症”,在这种情况下,凤姐无可奈何,只得把权交给探春等人。凤姐的“下红之症”正是贾府的盛衰在这关键时刻的一个标志。
  
   说到凤姐小产,失了儿子,绝了后代,这可是件大事。而失子之事早在两年前游大观园中,作者已埋下了伏线。在缀锦阁一宴中,凤姐和鸳鸯要刘姥姥用大杯喝完酒后,接着凤姐要搛菜喂刘姥姥吃,贾母说喂“茄鲞”。凤姐儿听说,依言搛些茄鲞送入刘姥姥口中,因笑道:“你们天天吃茄子,也尝尝我们的茄子弄的可口不可口。”
   刘姥姥尝了茄子的味道,不肯相信,这就是乡下人种的那种茄子:
   刘姥姥诧异道:“真是茄子?我白吃了半日,姑奶奶再喂我些,我一口细嚼嚼。”凤姐儿果又搛了些放入口内。
   和其它的暗示一样,作者在埋有伏线的地方,都要用重复的方法把关键的字句再说一遍,这里“搛些茄鲞送入刘姥姥口中”也是这样。在南京话里,“茄”和“缺”是谐音字,“茄子”,其意暗指“缺子”,影射凤姐日后小产,失了儿子。
  
   刘姥姥吃完“茄子”后,要凤姐告诉她这“茄子”“是个什么法子弄的”,于是凤姐非常详细地讲了这“茄子”的弄法。
   凤姐儿笑道:“这也不难,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刘姥姥听了,摇头吐舌说道:“我的佛祖!倒得十来只鸡来配他,怪道这味儿。”
  
   如果借用“新批评”的方法来分析的话,这段文字里充满了隐喻和象征。简而言之,这段文字是将隐喻与象征叠用另加上双关,来说胎儿是怎样形成的。文中的重点是用了多次的那个“鸡”字,南京话里,“鸡”和“精”的读音相同,“鸡子”可念成“精子”。再如“茄子把皮了,只要净肉”,“盛在瓷罐子里封严”等这类语象,都含有胎儿和胎儿形成的意思。还有最后刘姥姥说的那句话,“倒得十来只鸡来配他,怪道这味儿。”凭什么说要十来只鸡,这“配”难道只是指配茄子吗?还是另有他指?反正我觉得作者的笔下也有种说不出的怪味道,什么意思,只能靠读者各自去领会了。
  
   第七十一回,也是《携蝗大嚼图》即将全面展开的后八回中的头一回,这时甄家已被革职抄家,贾家则进入盛已完结,衰成定局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贾家的变化也是首先从凤姐身上反映出来的。在这回里,贾母生日一过,接着便是邢夫人“有心生嫌隙”,借故打击凤姐,而且不料的是王夫人帮着邢夫人也给了凤姐一棒。因此,“凤姐由不得越想越气越愧,不觉的灰心转悲,滚下泪来。因赌气回房哭泣,又不使人知觉。”和上次一样,凤姐也是哭得“眼肿肿的”。这次打击的结果是,凤姐旧病复发,而且还添了“血山崩”这个致命的病症。这个不治之症同时也说明了贾府和凤姐一样,已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凤姐这时正是危机四起,内外交困,这从她对贾琏的话中便可看出。凤姐说:“如今里里外外上上下下背后嚼我说我的不少,就差你来说了。” (第七十二回)凤姐的话里,似乎贾琏还同她站在一起,但接着她提起尤二姐的死时,“一语倒把贾琏说没了话,低头打算了半晌”,从贾琏的神情可以看出,表面上他好象在感谢凤姐,而实际上心里象刀戳一般,他对凤姐的怨恨也是可想而知的。
  
   连王夫人对自己这个亲侄女也反感起来,前面说过,当凤姐与邢夫人发生冲突时,她站在邢夫人一边。此后,她很可能是听信了邢夫人的话,当然主要还是她自己也这么认为,绣春囊是凤姐带进大观园来的,所以不问青红皂白,对凤姐大加训斥。总之,凤姐在王夫人面前已经失宠,这是很明显的事了。
  
   抄大观园是贾府日后抄家败亡的先兆,探春的话就是明证(见第七十四回),这件决定贾府生死存亡的大事,同样在凤姐身上引起反映。一抄完大观园,凤姐的病就发作了,当天夜里“又连夜起来几次,下面淋血不止”。这时作者又借医生给凤姐开药作出暗示。医生开的是“升阳养荣丸”,“升阳养荣”,说明贾家阴盛阳衰,生息将尽,荣府须得保养。总之贾府和凤姐得的是一样的病。凤姐已走上末路,贾府也是日薄西山。第七十五回中秋之夜,强欢作笑的宴会,离散人心的笛音,贾母等人的悲泣,席未终而人已散的情景,通过作者的描写,我们看出贾府正面临着当年楚霸王在垓下四面楚歌的那种境况。
  
   《携蝗大嚼图》是用“二年的工夫”“慢慢的画(化)”成的。也就是说刘姥姥走后,贾府经过两年的变化,由盛到衰,变成作者在后八回所描绘的那副景象。这幅《大嚼图》虽说主要是通过后八回集中表现出来,但这幅画却是从刘姥姥走后便开始画(化)起的。又因为凤姐是贾府的代表,所以这幅《大嚼图》,也就是灾难图,首先画(化)的当然就是她。于是我们听到凤姐的哭声,这哭声告诉我们,贾府的衰从此开始了。当这幅图画(化)到一半,即贾府由盛到衰进行到一半时,凤姐小产,得“下红之症”,并把权交给了探春。第七十一回,两年的工夫到了,《大嚼图》也快要画(化)好了,贾府也将完成由盛到衰的转化(第七十八回后是由衰到亡),这时我们再次看到凤姐哭得“眼肿肿的”。“王熙凤”本来就是男子的名字,秦可卿也曾对凤姐说过:“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再从凤姐的性格来看,也确实是个很要强的人,所以就凤姐来说,“丈夫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句话,完全可以用在她的身上。总之,哭对于凤姐是件很难得的事,她的哭无疑是作者精心安排的。凤姐的两次哭,前次是在贾府衰的开始;第二次是在贾府的衰已成定局;当贾府彻底败亡时,凤姐最后还要哭一次。根据以上分析,所以与其说凤姐哭自己,还不如说作者是让她为贾家而哭。而且这时凤姐的病已恶化成“血山崩”,这个绝症同时也说明了贾家已完全走上了绝路。抄完大观园后,《大嚼图》也就画(化)成了,凤姐则是“下面淋血不止”,而贾府已四面楚歌。把这三次“哭”连在一起看,便是“哭向金陵事更哀”了。“向”有“趋向”的意思,递进的意思,表示三个阶段的连续性。这已说到凤姐的判词上来了,我便顺理成章地说下去。凤姐的判词是: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凡鸟”,一般都知道,作者用拆字法,指的是凤姐的凤字。然而除此解外,岂知另有一解。见第四十一回,大家在缀锦阁边吃酒边听音乐。须臾乐止,薛姨妈出席笑道:“大家的酒想也都有了,且出去散散再坐罢。”贾母也正要散散,于是大家出席,都随着贾母游玩。贾母因要带着刘姥姥散闷,遂携了刘姥姥至山前树下盘桓了半晌,又说与他这是什么树,这是什么石,这是什么花。刘姥姥一一的领会,又向贾母道:“谁知城里不但人尊贵,连雀儿也是尊贵的。偏这雀儿到了你们这里,他也变俊了,也会说话了。”众人不解,因问什么雀儿变俊了,会讲话。刘姥姥道:“那廊下金架子上站的绿毛红嘴是鹦哥儿,我是认得的,那笼子里黑老鸹子怎么长出凤头来,也会说话呢。”众人听了都笑  将起来。
  
   刘姥姥说的黑老鸹子(即乌鸦),其实就是八哥。请注意,在说这只笼子里关的黑老鸹时,作者反复运用了这样一些字句:
   “变俊了,也会说话了。”
   “雀儿变俊了,会讲话。”
   “长出凤头来,也会说话呢。”
   以上这些字句,如此接二连三地反复在我们眼里出现,如果能引起我们的关注,使我们换一下思维方式,我们就不难发现,这只“长出凤头的雀儿”,正是在暗指凤姐。作者在借刘姥姥之口说,看似尊贵的,漂亮的,能说会道的凤姐,只不过是只普通的凡鸟,是只乡下常见的黑老鸹。从“秦可卿魂托凤姐”中以及凤姐一生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凤姐是个只顾贪图眼前的富贵尊荣而毫无远见卓识的人,是只真凡鸟,假凤凰。她那被众人所爱慕所赞扬的才干,只不过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卿卿性命”的才干。
  
   刘姥姥发现黑老鸹会说话,我们不妨再来个寻根究底,那只乌鸦到底说了什么:
   酒后,首先是薛姨妈说“出去散散再坐罢”。“贾母也正要散散,于是大家出席,都随着贾母游玩。”从这情节中可以想象,大家出席边走边说,说得最多的就是“散散”二字,“贾母因要带着刘姥姥散闷”也会跟她的客人刘姥姥说出去“散散”,这“散散”二字被挂在廊下的鹦鹉八哥听见了,也跟着学起舌来,嘴里也不停地说“散散”,于是会说话的雀儿引起了刘姥姥的注意,她发现乡下的“乌鸦”在这里会说话,于是有了刘姥姥那段对雀儿的议论。所以“乌鸦”嘴里吐出的就是“散散”二字。
  
   这只“长出凤头”的“乌鸦”在喋喋不休地说“散散”,又使我们不得不想到第五十四回元宵夜宴上,也是宴后,那位会说话的凤姐,一连说了五次“散了”。让我们再回到凤姐的判词上来。后两句:“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红学家们有过种种说法,我的解释是:
   “一从二令三人木”指的是凤姐的三个阶段。一从,主要反映在第四十四回,刘姥姥走后,正值凤姐生日,贾琏偷情,凤姐泼醋。而贾琏却一反常态,不但不认错,反倒拿剑追杀凤姐。再加上一向钟爱凤姐的贾母,在处理此事时,帮着贾琏说话,以三从四德为原则,定调子,说:“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说凤姐是“吃醋”。凤姐虽满肚子的委屈也不得不罢休。此段说明凤姐必须要从夫,这是“一从”。二令,主要反映在第七十一回,如前所述,凤姐无故受到邢、王二夫人的双重打击,“灰心转悲”,“回房哭泣”,病情加重。此段说明凤姐必须听从邢、王二夫人之令,这是“二令”。三休,这时贾府当被抄家,面临彻底崩溃的绝境,即使不是贾琏休她,作为贾府盛衰的标志、荣辱标志的代表人物凤姐,“二令”时已患“血山崩”的绝症,此时此刻终将在一场痛哭之后,一命方休,这是“三休”。所以说,“一从二令三人木”是
  凤姐,同时也是贾府命运的三个转折点。尤其是前面两处最为重要。在每一个阶段的关键之处,凤姐都要哭一回,一直哭回“老家”,哭到身亡。

红楼梦中的刘姥姥--1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会看到我的更多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