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红楼梦第九回读后感  

2015-01-27 15:05:45|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宝玉终于又上学了!

荣国府里是一番高兴。上自贾母,下至丫环、书僮,都忙碌开了。老太太不但殷勤“嘱咐”宝玉,还和宝玉的陪读秦钟“说话儿”。说什么呢?自然是叮嘱的话,因为她最怕“家学里子弟太多,生恐大家淘气”,所以显得十分不放心。在见王夫人时,书中没有叙述这位母亲说了什么,但她叮咛几句是免不了的。大丫环袭人呢,“早把书笔文物包好,收拾的停停妥妥”,什么大毛衣服,什么脚炉手炉的炭,考虑得十分周到。嘴上还说:“读书是极好的事,不然就潦倒一辈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至于宝玉去告别“并唠叨了半日”的唯一的那位姐妹——这位从不说“仕途经济”之类“混账话”的林黛玉,虽免不了仍语带讥讽,却也说了句很实在的安慰话——“我不能送你了。”

就这样,宝玉在李贵、茗烟等七八个仆人、书僮的簇拥下,去“不过一里之遥”的义学上学去了。

像贾府这样声势显赫的富贵人家,宝玉上学确实是一件关系重大的事。按照封建宗法制的规矩,虽然贾政有好几个儿孙,但只有宝玉是嫡系的,是荣府的合法继承人。宝玉只有学而优,走“仕途经济”的路,才是上进的路,也才是贾母、贾政们所希望的正道。

其实,宝玉先前是上过学的,但不是贾代儒掌塾的义学,而是请“业师”授《诗经》古文之类的家塾。《红楼梦》第七回,贾宝玉对秦钟说:“业师上年回家去了,也现荒废着呢。”上年回去,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用得着脚炉、手炉的天气,怕是冬天了吧,至少也有快一年了。业师什么原因要回去这么长时间,曹雪芹没有交代,但通过贾政的口说了:“你如果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顽你的去是正理。仔细站脏了我这地,靠脏了我的门!”以贾政如此咬牙切齿的神态来看,宝玉的懒惰气走了老师也说不定,而且后来也没有再见这位老师“上来”。

《红楼梦》第五回写到宝玉倦怠,欲睡中觉时,有这样一段话:侄媳“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副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原来这些字画都是劝人勤学苦读,学会处事做人的。

宝玉这次上学,一反常态,似乎很乐意,其实这是没法子的事,是奉贾政之命的。他不是对秦钟说吗,“家父之意,亦欲暂送我去温习旧书”。而现今有这样一个伴读,既交了朋友,有了淘气伙伴,“常相谈聚”,对父母也有个交代,岂不两全其美,所以积极主动。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因俊俏难为友,正为风流始读书” 。而非真的回心转意,想求学上进了。

为什么宝玉会如此厌恶读书呢?小孩子贪玩,那是天性,也不至于到如此深恶痛绝。况且宝玉“虽然淘气异常,但其聪明乖觉处,百个不及他一个”(《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语);“天分高明,性情颖慧”(第五回,仙姑语)。

是贾政、贾母的“教育”,让宝玉“纵然失了家”也不愿读书!

先说贾政。是他亲手把儿子“培养”成了自己的对立面的,造就了这种叛逆性格。

说实在的,贾政是多么希望儿子“留意于孔孟之间,委身于经济之道”。当塾掌称赞儿子“专能对对联”,知道宝玉“有些歪才情”时,内心是很高兴的。但就是因为周岁时的那次“抓周”,给他投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小孩子看见红红绿绿的脂粉钗环,去抓来玩,原也很正常,不必太在心,但贾政不但“大怒”,心中“大不喜悦”,而且还说:“将来酒色之徒耳!”随着宝玉的长大,越来越觉得离自己的期望值相去甚远,所以他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料定他“不长进”。多么可笑,又多么荒唐!“大观园试才题对额”,明明是贾政叫他来露一手,但题的七八处,他大多不满意,即使内心同意,口里也“畜生”、“该死的奴才”、“扠出去!”骂个不绝。发展到第三十三回,终于捋袖上阵,亲自抡起大板狠命打去,还要拿绳子来勒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小孩子学习文化是要鼓励、引导的,犹如学习走路一样。《三字经》说:“养不教,父子过”。这个“教”要研究,怎么“教”才合适呢?贾政棍棒教育的结果,是使宝玉“闻声而慄”。贾府上下,遂都拿老爷吓唬他,连李嬷嬷也说,你可仔细老爷今儿在家,隄防问你的书。教育的严格要求,就是在“严”的同时,要有“格”,这个“格”,就是标准、尺度。像贾政这样的“严”,只能物极必反。你看,在贾政眼里最要紧的《四书》,他偏“大半夹生”、“断不能背”,却喜欢去“杂学旁搜”,把那些《会真记》之类的“异端邪说”当作珍宝。

贾母的宠爱,便从另一角度让宝玉厌倦读书。贾母对宝玉“如珍宝”,“命根一样”,这是祖母爱护膝下的本能,是人类的天性。但只是因为病了几天,就索性耽搁着不让他去上学了,这不是爱得有点过头了吗!“玉不琢,不成器”,纵然天资聪明,也要培养教育,一味溺爱,只会害了他。

时下,独生子女的教育已成了各方必须共同面对的难题。教育的现状,已经到了教育部发文“班主任在日常教育教学管理中有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进行批评教育”的地步,这是对近年来愈演愈烈的走了样的“赏识教育”的一种反动。现在,班主任不敢使用“批评权”,老师不愿批评学生。曹雪芹如果活到现在,面对大大小小的“贾母”们,又该作何感想!

“教不严,师之惰”。这个“惰”,也包含着责任。贾宝玉的任性,懒学,老师是知道得很清楚的。可惜宝玉碰上的几位老师都不怎么称职。先前的那位“业师”,找了个借口,回家去了。快一年了,却再也没有音讯,害得宝玉又是上家学,又是收拾书房约人读夜书。而这位贾代儒老先生呢,据说是“当今之老儒”,其实是徒有虚名,一有事就走人。你回家去也就罢了,要么放学,要么弄个有威信的人来维持秩序——小孩子毕竟都不怎么自觉。他却叫自己的儿子贾瑞管理。知子莫若父,这贾瑞是什么品行他是清楚的,负面评价很多:不但是个“图便宜没行止”的人,而且“以公报私”、“勒索子弟”、“助纣为虐”,甚至还是个“没人伦的混账东西!”连仆人李贵都嘲笑他:“素日里你老人家到底有些不正经,所以这些兄弟才不听”。

曹雪芹写宝玉读书,前几回着墨不多,“草蛇灰线”。待到第九回,突然来个大特写。这一写,竟把贾母最担心的事全兜出来了。宝玉去上的这个学堂,学风很差,“龙蛇混杂,下流人物在内”。薛蟠就不必多说了,原是为了“龙阳之兴”,“交些契弟”,才来上学读书的,“不曾有一些儿进益”。就是这位宝玉的新朋友——秦钟,借着与宝玉的关系,花了老父亲“东拼西凑”好容易得来的贽见礼,不用心读书,却与香怜“递暗号儿,八目勾留,咏桑寓柳,挤眉弄眼”,搞小动作,“诟谇谣诼,布满书房内外”。所以也不是什么有长进的。而这些事都发生在老师的眼皮底下,老师却视而不见。长此以往,遂发展至后来的不可收拾。

这回的回目是《起嫌疑顽童闹学堂》。谁“起嫌疑”了?就是这位贾府的亲戚——金荣。事情是由他挑起的,并有贾家这批“顽童”带领众小厮推波助澜闹了起来,在既无耻又无能的贾瑞束手无策时,为仆人李贵所化解。全回情节一波三折,把贾府的腐-败、没落所折射在晚辈身上的这一闹剧描绘得有声有色、淋漓尽致,人物形象鲜明生动又刻画的入木三分。天下第一才子曹雪芹的大手笔可见一斑。

贾宝玉在这一事件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当贾菌不慎把宝玉的“一碗茶砸得碗碎茶流”,秦钟的头“撞在金荣的板上,打起一层油皮”,砚瓦乱飞,金荣要打将过来时,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终于按捺不住了,先是“拿褂襟子替秦钟揉”,又命李贵“收书!拉马回太爷去!”明显是对贾瑞这位“头脑”偏袒金荣的抗-议。当李贵要贾瑞“撕罗开了”时,宝玉又不让,定要“回明众人,撵了金荣去!”直想把事情搞大,乐得散伙走人。同时又要查金荣的来历,知是“璜嫂子的侄子”时,就要去问问他来!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最后在大家的劝说下,才以金荣赔不是,不仅作了揖,而且磕了头,方才罢休。贾宝玉一改往日对社会下层人的“作小服低、赔身下气,情性体贴,话语绵缠”,不但摆足了“宝二爷”盛气凌人的架子,也凸现了他享有的家族中贵公子的特权。语言大师曹雪芹又一次给我们提供了丰富的认识价值,让我们见识了宝玉性格的另一面,一个可信的贾宝玉,一个真实的人性。

仆人李贵在化解这一事件冲突中的作用不可小觑。李贵是宝玉奶妈李嬷嬷的儿子,自小和宝玉一块长大,是宝玉的心腹。狐假虎威,哪些主子的小弟兄当然是卖他账的,小顽童们就更不在话下。他是受大爷的严令,冒着被“揭皮”的危险来陪读的,责任不校所以当他听到“里边作起反来”时,很是着急。他做的第一步是先釜底抽薪,喝骂并撵出茗烟等人,控制事态不扩大。接着又劝宝玉“那里的事那里了结好”,有理让三分。他不是怕惊动太爷,他是怕惊动“老爷”。当宝玉要查问金荣是哪一房亲戚时,李贵“想了一想”,才说不必“伤了兄弟的和气”。好一个“想了一想”,尽显出了他的忠心和智慧。最后在他软硬兼施,又是“断喝茗烟不止”,又是劝金荣“强不得”,并服软后,一场风波终于平息了。李贵息事宁人的形象跃然纸上。

家学的环境是如此之糟,那末,家学以外的贾府大环境又是怎么样呢?

《红楼梦》所处的时代,虽说是满清王朝极其强盛的乾隆时代,然而,它早已跨过了顶峰,在走下坡路了。书中有一句话说得好:“比如人家坟里的大杨树,看看枝叶茂盛,却是空心子的。”贾家的这些满族人,早已不是当年清兵入关前后策马弯弓,能征惯战的旗下人,而是凭借祖宗“福荫”,领着“月俸”,整日醉生梦死,眠花宿柳,聚赌作恶,过着肮脏腐朽生活的一群浪荡子弟!从贾母,至文字辈、玉字辈,甚至草字辈们,男男女女成天想着如何享乐:今天过生日,明天赏中秋,“把天下所有菜蔬用水牌写了,天天转着吃”。为迎接元春省亲,光是到姑苏“请聘教习,采买女孩子”等,就花了五万两银子。办秦可卿丧事,浩浩荡荡的出殡队伍,“压地银山一般”,视珍珠如土,金如铁,豪华阔绰,奢侈糜费,忧患生,安乐死。在这样腐化沉沦氛围里成长起来的贾家子孙,耳濡目染,也就成了一代又一代的“八旗子弟”。

文章从一个侧面展示给我们的是这样一幅无论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乃至整个社会教育失败的画卷。这种教育更加速了整个王朝不可避免地被覆灭的命运。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所给予后人的启示是多么的深刻。细细品读这些字字句句,我们从中是可以获得许多有益的教训的。

红楼梦第九回读后感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可进入我读《红楼梦》的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8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