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政老爹和他的清客相公们  

2015-01-30 08:19:11|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里,这些清客相公们也就是指,围绕在贾政周围的,那些有名有姓的文人墨客们;他们经常会在贾府里出现,陪着贾政吟诗作画、舞文弄墨,甚得贾政之心。这都肯定是一些有着文才的人,而不是那种只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之人,不过曹老先生也确实没给他们起过几个好名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其客文才已是如此,其主当然也是同道中人。一个只会装腔作势、附庸风雅的人,是不可能长期保持这样的生活品味和生活习惯的;因此,冷子兴先生曾经介绍说贾政自幼酷喜读书,那就该是真的,那是装不出来的。
  贾政一直所坐的那个官位,本不是他凭真才实学考出来的,而是皇帝一时头脑发热、激动之余,看在贾政他爷爷、他爹的面子上额外赏赐的;这既让贾政得以顺利进入官场,也让贾政心里的那个情有点何以堪。贾政既然自幼酷喜读书,那么十年、甚至十多年寒窗之后,当然是想着要来个一朝金榜题名、光宗耀祖的;一番踌躇满志之后,本以为就可以等着那一天的到来,一展才华,接着就是春风得意、骑个毛驴或者大马去长安看看花了;可是,圣旨下:小贾同学,你就不用考了,直接保送。
  我想;宝玉他爹当时的心里幸福之余多少也是会有些失落的。一个人如果能够参加这样最高级别的大赛,那也未必就完全是冲着最后的名次去的;尤其是在十年、十几年寒窗之后,能够亲身体验那个激动人心的赛事过程,真乃是三生有幸啊,一生能有几次这样的机会呀?多少年后想当年:遥想存周当年,大王初嫁了;意气风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满眼的锦绣文章……!唉!是谁让我就这么坐在了观众席上?
  看我那大哥贾敬,进士及第!
  看我那妹夫如海,硬梆梆的探花一朵胸前戴,羡煞多少人哪!我呢?我怎么就觉得那么的名不正言不顺呢?我怎么就觉得自己的底气不是那么足呢?都是你的错,你干嘛要赏我呀?你干嘛不让我自己去考呀?你凭什么认为我考不取呀?你当我是张好古呀?你这么一折腾,我岂不真的成张好古了吗?你倒好,你万岁了!
  是啊,皇恩浩荡!我直接就因此做了官,可我这做的是个什么官呀?工部员外郎!多少年过去了,也就是个工部员外郎,闲差一个,想找个正事恐怕都没有!这也难怪呀!都怪我没文凭呀!我这是开后门挤进来的呀!人家凭什么会相信我是真才实学呢?人家凭什么让我当主官呢?没道理呀!我也觉得没道理呀!我好意思跟人家科班出身的去争官位吗?
  你瞧那雨村后辈,正牌的进士出身,几年实习期过后,那就是大如州知府,独领一方之风骚!那不是应该的吗?
  郁闷!实在是郁闷!想我贾政,一心苦读圣贤书,却弄得如此窝窝囊囊、不尴不尬,到头来书没读成官也没做好!就连那些后辈读者也敢笑我是庸才!我竟找不到半点机会去澄清,再不然越想澄清倒越没法澄清!唉,苦啊!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干!酒,再来一杯!
  这一份隐衷也只能藏在贾政自己心里了!不过呢,政老爹,其实懂你的人还是有的,比如我!老爹呀,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我绝不会像他们那样势利、偏见的!
  读书人终究还是读书人!老爹确实是个读书人!其实老爹还是个相当有品位的读书人!作为读书人,老爹少的只是一张文凭!可就那么一张纸,它就决定了一个人的得意或失意!
  人生得意须尽欢,人生失意那就寄情于山水,白鹿且放在青崖间;只可惜山高路远、烟波浩淼,仕宦中人,虽心向往之,然却也身不由己啊!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我天地!
  老爹的儿子读过的书老爹肯定都读过,老爹的儿子没读过的书老爹也肯定早就读过不少!老爹毕竟是老爹,是文人雅士,诸子百家外,于各相关艺术领域竟也一一涉猎!
  贾宝玉都知道,詹子亮的工细楼台、程日兴的美人那都是绝技,可见他平时也是经常会有机会去观摩、学习的;其实那叫熏陶,老爹爱子心切啊!平时肯定也没少熏他!其实老爹早就知道,这个儿子和自己一样,读书之余也是有着较高艺术领悟能力的;骂归骂,私下里老爹还是有些得意的,有其父必有其子嘛!
  假如詹子亮把个工细楼台画得像个豆腐渣工程,假如程日兴把个美人画得如同李逵,那他们还好意思动笔吗?这绝不可能!他们一定是下过苦功的,这也绝非一朝一夕之功。
  也不知单聘仁、卜固修两位到底身怀何种绝技,遗憾的是他们那趟随贾蔷下江南去了,没能看到二位展才!还有那詹光、胡斯来等人,总是不显山不露水地走在人群中!但不管怎样,那一定都是有才之人,没法滥竽充数的。在老爹的书房里,大家时不时的小酌一杯,诗兴大发,或者谈点新闻时事之类,那是免不了的;兴致一来,那就开始手谈了:
  作为一个清客相公,如果连围棋都不懂、都不会,那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清客相公吗?而仅仅只是棋技高超那也是远远不够的,更关键处还在于棋技之外的运筹帷幄。你总是输,还和你下什么棋?你总是赢,我还有面子吗?没几招你就输了,没几招你就赢了,你觉得还有意思吗?一定要下得如两军阵前的交锋,你来我往,即使没三百回合也得经常的惊心动魄;一定要下得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那才叫下棋,那才叫高手!最终的输赢其实并不是最重要的,老爹也未必就把它当回事,关键在于过程,关键在于要能够引老爹入胜!关键还在于,老爹的棋技说不定是相当有水平的!胜负还是难料的!假如你每盘棋、每个招数都一味地想着怎么让着老爹,老爹会不高兴的;该赢的时候你就得赢,千万别不好意思,该输的时候你倒可以继续再挣扎一会儿。因此,不是谁都能做个清客相公的!
  那位说了,这不是耍老爹嘛?错!老爹是有自知之明的人!本来,能做清客相公的就一定会是至少某一方面的高手,老爹怎能不知?他们的任务就是陪着老爹一起去感悟、去领悟更深、更广的内涵,让老爹乐在其中,老爹也确实乐在其中。也许生活本来就该是这样,诗酒乐天真嘛,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不可以呢?难道像赦老爹那样的业余生活就很好吗?所以呢,人哪,都不要太势利了!
  老爹也不会每次都要自己亲自参战的,观棋不语,看着相公们之间直杀得昏天黑地也一定是常事;观棋也有观棋的乐趣,也能从中领悟很多奥妙的。老爹可不像是那种总喜欢居高临下的人。当然了,适当地捧捧老爹那是一个清客相公的份内事,关键在于时机、火候、拿捏到位。
  那山子野先生,如果胸中没有相当的丘壑,他怎么能够将那大观园的总体设计,构思得如此的华美、精妙、灵动、质朴呢?诸位清客相公们随之一一的点评、附议,又如何能够相得益彰呢?那些学问难道是靠吹牛拍马就能做到的吗?当然不是!
  就连北静王都说:假以时日,雏凤清于老凤声!这时日一到,那贾小凤雏不就在人前发声了吗?发得不是挺有水平的吗?谁说老爹教子无方?老爹根本就是无为而治。
  相公们那一连串的抛砖引玉,引的可不就是那块玉嘛?左一块砖头、右一块砖头,前一块砖头、后一块砖头,看似招招打歪,实际都是正中下怀;引得老爹心花怒放,但老爹却绝不失态,仍旧保持了谦虚下士的风采。贾小凤雏虽然因此被多骂了几句“孽障”,其实他自己心里是知道的,老爹终究还是他老爹;终于有幸被老爹“叉出去”了,其实爷儿俩心里都在偷着乐,吃了蜜似的!
  有了这次的基础,再等到机会成熟时,老爹直接就亲自提笔为儿子录诗了,在清客相公们此起彼伏的叫好声中迫不及待地亲自上阵了。写一句赞一句,写一句望一句,写一句盼一句;你还有完没完啦?
  父子联手,家和万事兴,清客相公们功不可没!
  那你说,这些清客相公们整天没事就陪着老爹玩啦?他们就没有自己的家、自己的事业啦?那也不是!老爹本来就是上班族,只有下班后、星期天才会有此一乐的!
  那他们是怎么结识老爹的呢?以文会友嘛!这还用说吗?他们可都是贾府的世交门下,并非泛泛之人。那老爹付他们工资吗?你真是太俗气了,君子之交,谈什么钱哪!再说了,你看他们像是缺钱的人吗?我们既不能小看了清客相公们的才华,更不该小看了清客相公们的经济实力;我们这两手应该都要抓,而且还都要硬才是。
  其实如果说他们一定要有事麻烦贾府,那也不过就是在老爹心情好时,麻烦他写个名帖就可以了;贾府的名帖在手,外面的世界里,他们有什么事不能解决啊?他们有什么事办不成啊?他们有什么事摆不平啊?再别提钱了啊,俗!
  有个小秘密,一般人我可不告诉他,我只告诉你;记住,保密哦!
  那薛蟠有一次,通过茗烟把贾宝玉骗了出来,骗到他家书房里喝酒庆祝生日。喝着喝着就聊到了庚黄先生的画,后来冯紫英也来了。当时在座的还有詹光、程日兴、胡斯来、单聘仁,以及唱曲儿的。程日兴先生给薛蟠送来了四样不同寻常的礼物:鲜藕,西瓜、鲟鱼,暹猪。其实程日兴先生本是古董行的,他或许也认识冷子兴先生吧?而他应该、也许、可能会是冷子兴先生的前辈!
  这几位前辈呢,其实也不总是每天都围着老爹转的,那会把老爹转晕了、转烦了的;这不,他们又转到薛大少这里来了,赦老爹那儿他们也转,只不过转的内容或许会有所不同;这根本就没什么关系、没什么难度,他们本来就是多面手,能文能武、能荤能素。当初勘测、规划、建造大观园时,两位老爹都曾仰仗他们一并共同参与;可想而知,这几位清客相公们不是一般的人!

红楼梦中的四清客是詹光 单聘仁 程日兴 王作梅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可进入我读《红楼梦》的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