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大观园中真正的孤独者--------论《红楼梦》中人物晴雯的性格缺陷  

2015-02-05 13:47:12|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观园中真正的孤独者--------论《红楼梦》中人物晴雯的性格缺陷

摘要:晴雯作为《红楼梦》中最美丽能干的丫鬟,吸引了众多的目光,但她的悲惨命运却让无数人扼腕叹息。晴雯的悲剧结局固然是时代造成的,但她的性格缺陷也是造成其命运悲剧的一个重要因素。一方面她追求人格的平等,心高气傲;另一方面她又异常脆弱,无法平衡自我。所以无论是对主子还是和自己身份相当的丫鬟或是身份低微的小丫头,她的尖酸刻薄随处可见。因为自身的原因导致她在贾府中没有一个知心朋友,成为大观园中最孤独的人,最后悲惨死去。
  每当展卷《红楼梦》,其恢宏的手笔,惟妙惟肖的人物刻画让人惊叹。曹雪芹如椽巨笔下汹涌而出的沧海桑田令我钦佩不已,那一丝丝款款流动的低吟浅唱则更在我掩卷静思时久久萦绕于心。红楼一梦,不论是红绡帐里的多情公子,还是黄土垄中的薄命女儿,都在为无奈的世事悄然落泪,而其中的一人却能在人们原本已难平静的心绪中再荡起一个更大的涟漪———那便是被宝玉赞为“花月不足喻其色”“ 冰雪不足喻其洁”的丫环晴雯。毫无疑问,晴雯是文中最美丽的丫环,她灵巧能干,喻之为“肝胆皆冰雪,表里俱澄澈”亦不为过,但她的悲剧不仅是时代铸就的悲剧,更是性格的悲剧。在欣赏她风流灵巧的同时,也为她自身的性格缺陷造成的悲剧命运而扼腕遗憾。
  一、 内心时刻处于矛盾之中。
  晴雯自始至终表现着被压迫在封建统治下反抗者的本质------骨气,所以她时刻显得特别的敏感。这一点是与紫鹃不同的,紫鹃从不把自己当作奴才看待,很多时候她是把自己放在朋友的角度上与黛玉相处的,而对于比自己低微的小丫头们也从来是平等对待的。而晴雯不同,一方面她在意宝玉对于她的态度,处处想追求与宝玉人格的平等;另一方面却不能同样平等的对待身份比她低微的小丫头。
  第三十一回中的“跌扇撕扇”情节就集中体现了她身上的自尊自傲和脆弱敏感这一对矛盾。因为在给宝玉换衣时失手跌坏了扇子,招来宝玉的一顿训斥,宝玉参加宴会归来,因金钏儿被逐,又因挨了宝钗的讥讽,心中闷闷不乐,就当时宝玉的心情来说,应当是可以理解的。但在习惯于和宝玉平等相处的晴雯听来,却大觉反感。平素晴雯一直对自己的精明强干极有自信,宝玉说的话明显伤害了她的自尊心,于是她就牙尖嘴利地讥讽宝玉,让宝玉打发了她再挑好的使。她说这番话满以为宝玉会陪笑脸哄转她,却没料到把宝玉“气得浑身乱战”,生气真的要撵走她,她却又说“我一头碰死了,也不出这门儿。”为什么死也不走呢?因为离了怡红院的门,她就什么都不是了,会被所有的人瞧不起。她心高气傲,渴求平等,却又脱离不了这个等级森严的社会,这种矛盾使她痛苦,异常敏感。好在这件事是晴雯借宝玉之力连麝月的扇子也撕了,故事以喜剧结尾,晴雯的自尊心得到了弥补。实际上,她是借撕扇之事来寻求心理上的平衡,来证明宝玉对她的爱意没有改变,还好,结果也很令她满意。
  一方面她说:“同时这屋子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可同时她又不能平等的对待地位比她低下的小丫环们。在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中,“晴雯见了红玉,便说道:‘你只是疯罢!院子里花儿也不浇,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弄,就在外头逛。’” 当然,小红也不是省油的灯,立即回嘴,却也是句句占理。绮霞、碧痕等都不言语了,唯独 “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他兴的这样!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绮霞、碧痕等丫头的质问尚可理解,毕竟在贾府里大丫头有权管着小丫头,大丫头质问小丫头偷懒无可厚非,但晴雯的这番话却是夹枪带棒,对小红丝毫不留情面。当然,虽然都是丫鬟,也又高低贵贱,晴雯的身份,自然是头等的 ,然而这般羞辱比其地位低得多的小丫鬟,难道冠以“率真”便可掩饰其刻薄尖锐了吗?为什么她对小红的“攀高枝”这样的敏感和反感?是否晴雯真的不屑“爬高枝”呢?未必,三十七回《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院夜拟菊花题》中,晴雯对于秋纹得了两件衣服的高兴劲头泼了盆冷水,当袭人让秋纹取回插桂花的瓶子时,“晴雯道:‘我偏取一遭儿。是巧宗儿你们都得了,难道不许我得一遭儿。’”刚刚讽刺秋纹得了两件衣服就感恩戴德是好没见过世面,此时又想去得巧宗儿,该作何解释呢?其实潜意识里,晴雯也十分想得到王夫人等主子的欣赏看中,虽然不屑于秋纹等人的丑态,但又不能免俗的去寻求机会。
  渴求主子的重视、认可,却又不愿出卖自己的灵魂,于是,晴雯陷入了一种两难的境地:进则没有袭人的取宠献媚之术,退则又乏鸳鸯斩断绝决之情。这种矛盾贯穿于她的很多行为之中,也正因为这种矛盾,使她内心痛苦,不能平衡,所以在和别人的相处中导致了她的处处掐尖要强,刻薄无情。人一生要做的两件事就是防患于未然和豁达大度。前者是为了使他避免遭受痛苦和损失,后者是为了避免纷争和冲突。而晴雯最缺少的就是豁达大度和对别人的宽容。
  二、 随处可见的尖酸刻薄。
  对小丫环们的霸道、尖刻。
  在《红楼梦》通篇里,除了和宝玉单独相处时有几分娇柔流露,在其他场合处处可见晴雯的尖酸与刻薄。平常晴雯对小丫头子们非打即骂,五十二回中即使在病床上也不忘对小丫头们的喝骂。“’那里钻沙去了!瞅我病了,都大胆子走了。明儿我好了,一个一个的才揭你们的皮呢!’”好个厉害的大丫头!且不说“贤良”的袭人,综观贾府所有的大丫鬟,能如此张狂的唯有晴雯尔!当偷了平儿虾须镯的坠儿到床前时,晴雯抓起一丈青就是一阵猛戳,疼得坠儿直叫唤。诚然,坠儿偷窃是下作的举动,很多喜爱晴雯的人都说她是气坠儿小窃,俨然是正义之士的正义所为。真是如此吗?说晴雯嫉恶如仇,我倒觉得她未必有如此高的觉悟,更重要的是这件事对怡红院的大丫头们(袭人,晴雯,麝月,秋纹)不利,太太们会怪罪下来。小丫头出事就是大丫头们管教不良,更大的误会可能会有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说法,所以晴雯像个“爆炭”似的发作了。坠儿这丫头的确是不争气,也真的是该撵。虽然如此,晴雯撵坠儿还是使我想起了一句话,那就是:有时候奴才收拾起奴才来最迫切最彻底。麝月等大丫头对坠儿的偷窃行为也一定很痛恨,但对于一个一时犯了糊涂的小丫头能下此毒手的,唯晴雯尔!
  还有个细节,在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中,宝玉因得知找姨娘在贾政面前告了他一状,要熬夜读书以应付第二天可能来的查考,在众丫鬟陪其熬夜读书的过程中:因为一些小丫头们困眼朦胧,前仰后合起来,被晴雯一顿好骂。有个小丫头因为瞌睡撞到墙上还以为是晴雯打的,吓得直求饶。从中可以窥见平日里她是如何苛待那些小丫鬟了。自己要强,以至近乎逞强,原也只是为了宝玉,而无暇顾及他人之苦乐,但逼迫他人和他一样要强、进而逞强,于己尚可称是自强,于人则是寡情,刚愎近乎专横,如果说她的心理内涵与宝玉达成共鸣默契的话,那么她的行为又中和了这点优势——无可挽救地于行为言语中冲走了同类的支援,在怡红院中孤危无助。“看不起他们同胞的人是永远不会成为伟大的人物的;反过来,他们也会受到别人的轻视。”红楼中的丫鬟,无论是袭人、麝月、鸳鸯等大丫鬟,还是小红、坠儿等小丫鬟和顽劣的小戏子,如芳官、藕官,都有知心的姐妹,唯独晴雯没有一个朋友!在她毫不留情讽刺小红的时候,在她打骂小丫鬟的时候,在她把“一丈青”狠狠刺向坠儿的时候,她一定想不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的悲惨结局。而这“招人怨”的悲惨结局,是她自己种下的因,怨不得别人。
  对于有可能威胁到她地位的大丫鬟的态度。
  有人把晴雯看做是封建主义的掘墓人,是当时社会的叛逆,把晴雯的形象拨得很高,当然这是出于人们对晴雯这一人物的钟爱,晴雯本人也确实纯洁,确实是性情中人,但我总有些疑问,晴雯本人真的有这么深刻的思想么?我觉得晴雯是有做宝玉之妾意向的甚至是把做宝玉的妾作为人生的最高理想。在那个年代,这无疑是丫鬟们的最好出路了。四十六回中邢夫人就对鸳鸯说过“你这一进去,就封你做姨娘,又体面,又尊贵”。况且宝玉在贾府的地位之高,人物之俊秀,待丫鬟们又和气,无疑这是怡红院中所有大丫头们梦寐以求的事。但晴雯欲做妾的行为表现迥异于袭人,袭人是在脚踏实地地去促成做妾的婚姻,先是委身于宝玉,继之以得宠于婆婆,再辅之以事无巨细的精心运作,强化了自身在日常生活中对宝玉的至关重要,努力作成了优势。即便我对她有不争之厌,但我也得承认,这是一个正统文化结晶的贤妻孝媳的典型。而晴雯不同,她自恃容貌过人,在大观园里的众多丫鬟中,晴雯的美貌是最出众的,没有另外任何一个婢女能让曹雪芹对其容貌有着如此之高的评价。仅凭几个简单却又十分深刻的侧面刻画就足以让我们为她的美貌而咂舌不已。况且她的针线活无人能比,多少能工巧匠都无法织补的雀金裘,她在病中就从容的补好了。正因为如此,她不屑于像袭人那样委身于宝玉,很多时候她都在注意着宝玉,注意着和宝玉接近的丫头,在与周围的可能与她争得这一地位的人时常发生龌龊,且一有机会就揭人之短。三十一回中,因为跌了扇子骨与宝玉发生口角,袭人闻讯好意来劝,她却冷笑着说袭人服侍得好挨了窝心脚,当听了袭人说错的一句“原是我们的不是”,更是添了醋意,口无遮拦地说出宝玉和袭人的隐私。气得宝玉要撵走她,倒是袭人领着一屋子的丫鬟给宝玉跪下了,才使宝玉心软下来。在和袭人的相处中,她处处掐尖要强,话中带刺。
  对同是宝玉房中的大丫头碧痕,晴雯也是嘴不留情的。宝玉邀晴雯洗澡,被她一口回绝了,这本是好事啊,不屑于向主子出卖自己的肉体。可她下面的话就毫不遮拦地把宝玉和碧痕间的不正当关系诉诸于众。虽然碧痕如此行为为人不齿,但这其中难保没有宝玉这位富贵 公子哥的诱逼。晴雯这样把碧痕的行为暴露于众,多少有些居心不良。如果传到王夫人耳中,碧痕的下场可想而知!就算再单纯的人,个中的厉害应该能分辨吧!
  再看她对宝玉房中另外一个大丫头麝月的态度。麝月是个温和的丫头,既任劳任怨,又不像袭人般谄媚告密,况且对晴雯亦不错,但晴雯呢?二十回中当看到宝玉给麝月梳头时,她冷笑着说“交杯盏没吃上,倒上了头了”,麝月倒是并不与她计较,她却躲在门口偷听麝月和宝玉的谈话,真不是磊落之举!小红和宝玉略有交集,就被她粗暴打断。 看见宝玉跟芳官一前一后,就醋意大发说“人家得空就约下了,明儿我们都走,让芳官一个人伺候”云云。这林林总总,是真性情,亦是对别人威胁到她成为宝玉之妾的本能的抗争!
  审视她对上层主子的态度。
  在《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玫瑰露引出茯苓霜》一节中,赵姨娘来怡红院闹事时,晴雯的作为:“晴雯等一面笑,一面假意去拉”。接下来“正没开交,谁知晴雯早遣春燕回了探春。”好个晴雯,让探春来亲眼见到自己的生母是如何的丢人现眼,其实连平儿等人都知道探春那不能为人道的尴尬,平儿在赵姨娘央彩云偷王夫人的东西事发后,还知道体恤探春,投鼠忌器。以晴雯的聪明,会不知道探春来见了自己生母在和小戏子打成一团时的那种尴尬和伤心?她们是真的拉不开才要去请主子来处理吗,不是!晴雯是如是说:“别管他们,让他们闹去,看怎么开交!”闹到热闹处,请来探春。不是息事宁人,却明目张胆的给探春羞辱,自己在一旁看笑话儿,只能说,晴雯的心地太不纯良了,张狂得太过了。
  二十六回中,晴雯和碧痕拌了嘴没好气,见宝钗来了,便把气撒在宝钗头上,抱怨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后来黛玉来了,虽然她不知,但无论是谁再三叫门也应该开吧,而她却假借宝玉之口把人拒之门外。她没有权力代表主人把主人的客人拒之门外,也没有权利说这“宝玉的吩咐”。她上无靠山, 不象袭人上有王夫人这棵大树;又因凌下, 而下无同病相怜者,她没有一个能帮她、理解她的朋友;所以晴雯才是大观园中真正的孤独者,她没有自己的精神家园。她的一生,真应了“薄命司”两边的对联“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为谁妍。”

红楼梦第七十七回开始全书大结局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可进入我读《红楼梦》的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