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秦可卿之死--刘心武—第2回  

2015-03-24 09:02:51|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版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第二节


 
在天香楼楼上的东南一隅,有一套门扉严谨的华屋,自这年春分以后,秦可卿就经常住在这里,府里一般人只知道她是病愈后体弱,在此静养,其实,她是为了更方便地同父亲派来的人暗中联络。
 
这套华屋的内室,她把原来安放在正宅卧室中的那些传家之宝,都搬了过来,一一布置如仪;这些当年在父亲获罪削爵前夕,由贾家冒死偷运了过来,待她稍大识字以后、贾珍亲自指点给她,用的,是当年父亲临去江南前拟定的称谓——故意夸张而怪诞,以便永不与他人之物混淆,计:   
  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
 
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
 
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用整块黄色蜜蜡冻石雕的) 
  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 
  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西子浣过的纱衾 
  红娘抱过的鸳枕 
 
而最重要的,是两件书画作品: 
   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 
她小时贾珍经常考她:上联什么意思?下联什么意思?”“春睡的是准?她总是对答如流,第二个问题她还往往一口气不停地答出一个大串:“‘燕瘦环肥的那个就是杨玉环杨贵妃她酒醉沉香亭!渐渐她大起来,渐渐她悟出那对联那画的深意,而贾珍再问她的时候,那眼神那嘴角的弯动,也就不再那么简单,有一回她就说:现在春冷,不日酒香!当时室内无人,贾珍便揽过她的腰,眯着眼,抖着声音问她:睡足起来,梦境全消么?她只垂头不语,而簪坠摇动不止……
 
秦可卿在这个月黑之夜,坐在这间充满了太多触目惊心的纪念物的内室里,面对着那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其实是一大面落地的西洋玻璃镜——思绪万千。
 
因为把每扇窗瞩都用厚厚的帘幔遮得严严实实,所以从庭院里完全看不出她这居室的烛光;此刻她的居室里点满了蜡烛,溢满了酒气般令人迷醉的甜香,空气不流通,她感到窒闷,她把大衣服尽行脱去,还觉得燥热,遂将中衣的扣子松开,露出一抹葱绿的胸兜;她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生出无限的自怜。
 ……
是傍晚从冯紫英那儿传来的消息——那是不能忍受的噩耗:她的父亲,已于前日亡故!树倒猢狲散,一切的所谓弥天大计,顿成哗啦啦大厦倾崩之势……她的生存意义,已不复存在!是的,她曾对凤姐儿说过:“……这样的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就是一家子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倒不用说了,别的人也从无不疼我的,也无不同我好的。这如今得了这个病,把我那要强的心一分也没了……”那确是真心话!可她心里越来越明白,这样的处境,说到头,还不是因为老祖宗他们,把自己当作了一个天大的赌注吗?要不,像贾蓉那么个浮浪公子,他能忍受父亲私下给他定下的法规吗?——他想跟我同房,必得我招呼他才行;他竟在里里外外的人前,把我们这貌合神离的夫妻,演就成一对如胶似漆的伉俪;去年中秋后,我因焦虑而断经,多少人以为这是有喜了,贾蓉他清楚,可他人前为什么还跟着起疑?我要没了父亲,断了那使贾家发达的前景,他还能忍受那假夫妻的生活吗?再说婆婆尤氏,她那一双眼睛再钝,难道看不出我和公公的私情?那回不是连老不死的赘仆焦大,都仗着酒胆,当众喊出了爬灰的话吗?她听了为什么隐忍不发?难道真是因为她是个据了嘴的葫芦?哪里!那还不是她自知嫁到贾家以后,娘家家道不断中落,你看她父亲鳏居一阵以后,续了一根什么破弦——竟是个拖来两个油瓶的穷寡妇——所以她只能对贾珍百依百顺,且一心一意维护好我这赌注,以待将来挣个风光的诰命夫人当当,你看吧,打从今天开始,她要不对我变脸才怪!至于荣国府那些人,本来也是脚踏着好几只船的,他们的贾元春,就是一个最滑头的家伙,表面上温良恭谨,把当今皇上哄得粘粘糊糊,可她在那是非窝中,何尝不知政局随时会白云苍狗,所以应变之心,极为细密,时常将宫中机密曲折泄出,那贾政之所以常往东宫走动,定与此有关!说来好笑,那王夫人的妹妹薛姨妈,定是从姐姐那儿得了些真传,那回遣那边府里周瑞家的送堆纱的新鲜样法官花,送了十二个人,送就送吧,还偏传出那么一串子话来: 
   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 
   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姓本秦! 
 
自然是讨好我的意思,但你这么露骨地捧我,不也等于公开我的隐秘身份吗?不是形同告官揭发吗?大面上,你得说我是秦业的闺女呀!这个秦家何尝在江南住过!一个营缮郎的闺女,而且明说是打小从养生堂抱来的,怎么会是最该同宫花相逢最配宫花的惜花人呢?……想起来世上最可怕是人心!这下我们江南秦家灰飞烟灭了,你薛家又该纂出什么词儿来?……至于两府特别是这宁国府里的其他上下人等,他们哪个不是一双势利眼睛?之所以捧着我香着我,还不是因为他们看出来,如怠慢了我得罪了我,第一个老祖宗不依,第二那贾珍岂是好惹的?他必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乃至于死无葬身之地!如今我家彻底败落,老祖宗面上嘴里固然不至于露出什么,那疼爱之心必减无疑,渐渐的,谁还看不出来?至于贾珍么…… 
 
秦可卿痴痴地望着镜子,她先是凝视着如花似玉的自己,后来就把目光转移到镜中身后露出的那幅家传的《海棠春睡图》上,她觉得那画上的杨玉环果然醒来了,缓缓抬起来,在镜中和她茫然地对视…… 
 
两行泪水,溢出了她的眼眶。

 

秦可卿之死--刘心武—第1回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可进入我读《红楼梦》的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