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馒头庵、水月庵,还是铁槛寺?  

2015-04-13 14:36:44|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见第93回。水月庵被不知道什么人贴了无头帖子,平儿随口说了出来:“没要紧,是馒头庵里的事情。”王熙凤一听,登时急火攻心,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平儿慌忙解释:“水月庵里不过是女沙弥女道士的事,奶奶着什么急。”

——凤姐听是水月庵,才定了定神,说道:“呸,糊涂东西,到底是水月庵呢,是馒头庵?”平儿笑道:“是我头里错听了是馒头庵,后来听见不是馒头庵,是水月庵。我刚才也就说溜了嘴,说成馒头庵了。”凤姐道:“我就知道是水月庵,那馒头庵与我什么相干。……”

王熙凤“此地无银三百两”,她心虚。

事情回溯到第88回,因为要一碟南小菜,平儿说起一件事:“水月庵的师父打发人来,要向奶奶讨两瓶南小菜,还要支用几个月的月银,说是身上不受用。我问那道婆来着:‘师父怎么不受用?’她说:‘四五天了,前儿夜里因那些小沙弥小道士里头有几个女孩子睡觉没有吹灯,她说了几次不听。那一夜看见她们三更以后灯还点着呢,她便叫她们吹灯,个个都睡着了,没有人答应,只得自己亲自起来给她们吹灭了。回到炕上,只见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坐在炕上,她赶着问是谁,那里把一根绳子往她脖子上一套,她便叫起人来。……幸亏救醒了。此时还不能吃东西,所以叫来寻些小菜儿的。”

水月庵里的老尼见了鬼。

接着,王熙凤家里也出鬼了。一个小丫头说她“听得三间空屋子里哗喇哗喇的响,……又听得嗳的一声,象个人出气儿的似的。”

王熙凤骂:“胡说!我这里断不兴说神说鬼,我从来不信这些个话。快滚出去罢。”说归说,心里到底不踏实,当晚王熙凤便浑身不自在,“似睡不睡,觉得身上寒毛一乍,自己惊醒了,越躺着越发起渗来。”

人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王熙凤做了亏心事。

那还是很久以前的事:

此见第15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水月庵老尼净虚求王熙凤办一件事,说的是张家的女儿金哥许给原任长安守备的公子,却又被长安府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看上了。两家打官司,求贾家出面找长安节度云老爷,帮忙把守备公子那一头的定礼给退了。

王熙凤答应了。

她把事情交代给来旺儿,假托贾琏的名义“修书一封,连夜往长安县来,不过百里路程,两日工夫俱已妥协。那节度使名唤云光,久见贾府之情,这点小事,岂有不允之理,给了回书。”且不在话下。

后来知道这件事办得不妥:“那守备忍气吞声的受了前聘之物。谁知那张家父母如此爱势贪财,却养了一个知义多情的女儿,闻得父母退了前夫,她便一条麻绳悄悄的自缢了。那守备之子闻得金哥自缢,他也是个极多情的,遂也投河而死,不负妻义。张李两家没趣,真是人财两空。这里凤姐却坐享了三千两,……自此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有了这样的事,便恣意的作为起来。”

以上是事情的全过程。

事情发生在水月庵,书里说,“原来这馒头庵就是水月庵,因他庙里做的馒头好,就起了这个浑号,离铁槛寺不远。”此见第15回。水月庵闹鬼,这跟馒头庵是一码事,王熙凤心里应该清楚。平儿说她“头里错听了是馒头庵,后来听见不是馒头庵,是水月庵。”这是故意掩饰;王熙凤说“我就知道是水月庵,那馒头庵与我什么相干”,等于不打自招,她们都在那里打哑谜。

小说第93回里说了,自从知道水月庵老尼夜里见了鬼,“凤姐因那一夜不好,恹恹的总没精神,正是惦记铁槛寺的事情。听说外头贴了匿名揭帖的一句话,吓了一跳”,这就有了她跟平儿这一番没头没脑的话。有点怪了。闹鬼就闹鬼呗,何必写得这样神神秘秘的呢。

张爱玲研究《红楼梦》,总觉得“后四十回乌烟瘴气,读者看下去不过是想看诸人结局,对这些旁枝情节,既不感兴趣,又毫无印象,甚至于故事未完或颠倒,驴头不对马嘴,都没人注意。”她还说,“至于特别迷信,笔下妖魔鬼怪层出不穷,占掉许多篇幅,已有人指出。”而搬出别的研究者,感觉跟她是相同的,譬如“赵冈指出后四十回有两处不接笋,如果是高鹗写的,怎么会看不懂自己的作品,不予改正?”

我有点吃不准了。馒头庵和铁槛寺都有说法,此见第63回。

——提到妙玉,邢岫烟说,“她常说:‘古人自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皆无好诗,只有两句好,说道: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贾宝玉听了,如醍醐灌顶,嗳哟了一声,方笑道:“怪道我们家庙说是‘铁槛寺’呢,原来有这一说。”铁槛寺是贾家的家庙,王熙凤也不可能不知道。从水月庵说到馒头庵,又说王熙凤“惦记铁槛寺的事情”,越解释越乱。

一点点分头研究。平儿说是水月庵,不是馒头庵。她错了。水月庵就是馒头庵。

王熙凤说先听见说馒头庵,吓了一跳;再听是水月庵,放了心了。她也错了,因为水月庵和馒头庵是一回事。这像是高鹗没弄清楚,续书时写错了。

又说王熙凤“惦记铁槛寺”,这又是谁的错?

曹雪芹的。

试分析:给秦可卿送灵,把她的灵柩寄放在铁槛寺,是小说第15回。书上说,“这铁槛寺原是宁荣二公当日修造,现今还是有香火地亩布施,以备京中老了人口,在此便宜寄放。其中阴阳两宅俱已预备妥贴。”

办完正事,当晚住在离铁槛寺不远处的馒头庵。“族中诸人皆权在铁槛寺下榻,独有凤姐嫌不方便,因而早遣人来和馒头庵的姑子净虚说了,腾出两间房子来作下处。”王熙凤住在馒头庵也即水月庵。净虚是水月庵即馒头庵的老尼;“贾蓉请凤姐歇息,凤姐见还有几个妯娌陪着女亲,自己便辞了众人,带了宝玉、秦钟往水月庵来。……一时到了水月庵,净虚带领智善、智能两个徒弟出来迎接”,由此发生的事情都是在这里即水月庵展开的。

怪就怪在这一回的回目:“王凤姐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

秦钟之“得趣”,在馒头庵,智能儿是馒头庵老尼的徒弟。王熙凤“弄权”也在这里,跟铁槛寺没关系。

结论:高鹗没错,倒是曹雪芹错了。

或者两个人都没错:

——高鹗“布迷阵”,曹雪芹“工设计”,他们原本就是一回事。

得趣馒头庵”的仅仅是秦钟和智能吗?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可进入我读《红楼梦》的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