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周岭解密曹雪芹5 --曹家败落之谜  

2015-04-29 13:07:16|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岭解密曹雪芹5 曹家败落之谜

内容简介:《红楼梦》中贾家的从盛到衰是贯穿小说的一条主线,而这个历程也映射着作者曹雪芹自身家族的兴衰史。清朝历史上的曹家和书中的贾家一样都曾经大富大贵,但是后来遭遇了打击而家道中落。曹家数十年的荣辱沉浮与清朝数代皇帝有着直接关系,因为皇帝宠幸而飞黄腾达,也因为得罪皇帝而被抄家。那么,曹家与清朝皇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曹家最后是怎么败落的?历尽人间繁华与世态炎凉后的曹雪芹又是如何辛苦度日的?

 

全文:

解说:在上一集中,周岭先生为我们分析了曹雪芹所在的曹氏家族,从清朝皇帝的包衣奴隶到一家三代四人官至江宁织造的发迹历史,红楼梦中贾家丛盛到衰是贯穿小说的一条主线,而这个历程也映射着作者曹雪芹自身家族的兴衰史,清朝历史上的曹家和书中的贾家一样都曾经大富大贵,可是后来遭到了打击而家道中落,那么曾经显赫一时与皇帝关系极好的曹家,又是如何开始败落的呢?

曹家这个败落这个直接诱因是曹頫被革职曹家三代人四个人做过这个江宁织造官,曹頫是末任织造最后一任,曹頫怎么会获罪呢,有一个直接诱因就在雍正五年年底腊月被革职然后抄家,在这之前发生了一个什么事情呢,是押送龙衣而且不是他们一家子是三处织造的织品。

哪三处呢,一个是江宁织造南京他们曹家,一个是苏州织造,还有呢是杭州织造,三处织造的东西然后让江宁织造押送到北京来。这时曹頫已经是战战兢兢,心里边很不是滋味为什么呢?因为这一年曾经被罚奉,就是因为皇上穿的衣服,石青色的衣服掉颜色,掉色,掉色皇上就怪罪下来了,这谁织的,这个石青色给我查一查,说是江宁织造送来的衣服料子,那么查一下究竟是织得不好,染得不好,还是有好的料子有人故意跟他们找茬儿,专捡那个掉颜色的料子给我做衣服,让我怪罪江宁织造。

后来一查所有的这个织品都掉颜色,所以,皇上生气了,雍正皇帝所以就罚俸一年,就是工资停发一年,然后如果以后再有这样的事,那就要重重的治罪。好,这个曹頫呢,他本来办差就没有太多的经验,再老是出事,所以提心吊胆,就押着这个龙衣走旱路往北京走。因为有人跟他说为什么这个颜色要掉呢,就是因为每次运龙衣,运这些织品都是从运河走的,那时候运河是主要的交通线,从运河走呢,路上有可能受潮,受潮以后到了宫里就掉颜色了,可能是这个原因,所以就不敢从运河里走了,其实是不是这个原因也不知道,因为这么多年了,五六十年的时间都是从运河里来来去去的,也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这到底怎么回事,为的以防万一改从旱路走,如果这一次仍然从运河走可能就没事了,大不了就是再罚俸吧,再掉颜色吧,受潮了,因为从旱路走,走到山东长青这个地方发生了一个事,什么事呢。

其实这个事情并不大,就是为了赶路赶得快一点,所以就要求驿站,那个时候隔一段时间隔一段路程就有这个驿站要换骡马,要换民夫,要有柴草粮米供应押送龙衣的这些人马,所以,这个时候,是应该按规定来派柴派草派粮派钱。但是他们多要了,于堪合之外,多索程仪骡价,要多了这个要多也不是他们一家子,差不多的人都要多要,不够用,而且成了一个惯例了,你也要,我也要,当然地方上不堪其扰,怨气很深,但是也没有办法,他们是钦差啊,如果得罪了的话,有可能有大问题,所以要给。

但是这一次没有想到山东巡抚把他们给参了,说这不行,你走到我这个地盘你多派柴草,多派银两就是不行,这个报告上去了,这个参奏上去雍正皇帝非常生气,说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说过,说不许多要这个多要那个,你们还敢这么做,真是混账,所以立即下旨抓起来,曹頫接着就革职,接着枷号就锁上了接着就抄家了,这一连串。

解说:曹頫被革职表面上是因为运送皇家缎匹时向官家驿站多要了钱粮、马匹而触怒了雍正皇帝,但真正的根源是因为曹家在江宁织造任上的几十年间落下了巨额亏空,曹家不得不使用各家手段穷于应付,那么占着这个江宁织造这个肥缺的曹家为何会落下巨额亏空呢?

曹寅做江宁织造官的时候多少钱呢?一年,一百零五两,一年一百零五两银子,做了通政使司通政使加上这个衔以后成为正三品的官员长了一级,给长到一百三十两一年。但是那个时候朝廷规定的这些官员都是多少钱的工资呢,正一品的大员京官一百八十两,最低乐观县七品官县令45两一年,我们就可以算算这个账,刘姥姥就算过这个账,算过一笔螃蟹账对不对,贾家吃了一顿螃蟹,这个刘姥姥一听吃这一顿螃蟹,就算了一笔账,说这有二十两银子啊,二十两银子够我们庄户人家活一两年了。也就是二十两银子从当时的物价看,它反映的是,红楼梦作者生活那个时代的那个情况,那个价格就是够庄户人家活一年,像刘姥姥这样的人活一年,45两给一个县长他怎么够,一百八十两给一个一品大员他怎么可能够,是不是?不够怎么办呢,这钱怎么来,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就要靠别的手段来横征暴敛,所以,整个吏治一片腐败,无人不贪,康熙皇帝的时候就认识到这个问题了,就试图解决这个问题,解决不了,雍正的时候就下狠手了。

所以这是第二个情况,就是雍正元年就开始整治吏治,要把很多问题给解决掉,但是在解决的过程当中就发现有些问题是制度性建设的问题。所以他就用两手,一手就是凡有经济问题,严惩不贷,就一定要处理,要不然就解决不了这个贪鄙之风这个问题。所以只要查出来谁贪了就得退出来,就得革职就得查办就得抄家,只要这个家里面有贪污问题,有亏空问题,连家里面的家人带子弟一块儿锁拿,不是光找一个人要,追欠追得非常严。

另外一手呢就要解决这个制度化建设问题,所以这个怎么办,雍正另一手就是拿出一笔养廉银子,叫养廉。养廉银子有多少呢,大概超过一般人工资的三五十倍到三五百倍这么多,也就是说,这个工资制度有问题,就是工资之外还有这么多银子来养廉才能够使得这个官员不贪,但是这已经是后话了这是雍正六年以后的事情。雍正六年以前除了贪还是贪,除了亏还是亏,没有办法。曹家就更难了,曹家办的是皇差,办皇差有很多事情是花在皇上身上了,花到皇上身上又报销不了,这个亏空就自己落下来的,所以到曹寅的时候已经落下很多亏空了。

这个亏空皇帝知道不知道的,知道的,因为康熙皇帝六次南巡有四次都住在曹家每住一次,皇上到家里来住了,这家里得是什么规矩,家里得是什么花费,是不是,这皇上自己清楚。就像红楼梦第十六回说元春要省亲了,这个王熙凤、贾链,聊起这个事的时候,贾链的乳母赵妈妈在旁边上,哎呀,你们是没赶上那种事,当年圣祖南巡说江南甄家,独他家接驾四次银子花得像淌海水一样真是这个样子。罪过可惜这四个字都顾不得了,这个糜费太甚,所以四次南巡一次省亲,贾家就不行了,撑不住了,再来一次省亲恐怕就精穷了他们家四次接驾曹家,这还不算敲诈勒索,光是那个废太子允礽就给曹家李家敲诈了很多银子,其他人更不用说了谁来都得招呼。康熙皇帝知道这一件事,所以康熙皇帝怎么办,不能公开的安排,也不能公开的说这个事,不能公开报销,怎么办呢,我再给你一个差事,织造官没多少油水,我把两淮巡盐御史交给你们曹家,交给李家,曹家李家你们轮换着来,挣点钱赶快把这个亏空补了,因为要一视同仁,我要整顿吏治要整到别人,人家说曹家如何如何我怎么说,对不对,又不能公开的给曹家回护,所以呢,赶快想办法用别的办法给补上。果然很见效,到康熙五十一年的时候,那一年是李绪带江宁织造还钱,那一年光是南怀迅两淮巡盐御史这个任上就替曹家补回了五十多万两银子,他那年挣五十八万两银子还要多,补完了之后还剩了三万八千两,但是到了康熙五十四年五十五年这个奏折上一看又有16万两的亏空,就不断的亏,不断的亏,总是这样的亏,所以到康熙年间的时候曹家已经不行了,已经亏空很厉害了,很严重了。

所以有人说雍正年间曹家被抄家是因为雍正皇帝要穷治政敌,因为曹家跟他的政敌有牵扯,所以一定要把曹家给治了。实际上这个话未必正确,就一个亏空雍正就得治他,雍正就是不治,如果康熙皇帝活得时间比较长的话,康熙皇帝就下手了。在康熙五十九年的时候,有一段朱批这时候织造官已经是曹頫了,就是曹寅已经去世了,曹颙已经去世了,已经是曹寅了,曹寅这个时候是报雨水折,这个报雨水折里面有一段康熙的朱批,康熙说,近来你家差事甚多,如瓷器、珐琅之类,先还有旨意,件数到京之后,送至御前览完,才烧珐琅。今不知骗了多少瓷器,朕总不知。已后飞上传旨意,尔即当密折内声明奏闻。

说清楚,倘蛮则不奏,后而事发,恐而当不起,一体得罪,悔之莫及。口气已经很严厉了,康熙六十一年,就是康熙皇帝去世的那一年,那一年在去世之前那一年十月,内务府催查李绪、孙文成、曹府,就是三处织造,卖人参,替皇上替宫里边卖人参,这个人参是卖了,钱不给,所以内务府就催,内务府催他们家还是不给,他们是三家都不给,没钱给,所以内务府有一个提奏,提奏完了以后康熙皇帝还有一个朱批,这个提奏这个口气也是严重了,更严厉了,就是说查李煦、曹頫取去售卖之人参,已将两年,虽将多次催问,而李煦竟无交付,曹頫仍有九千二百两未交,李煦、曹頫取去人参,究竟售与何人,抑或将售之银伊等自己使用。既不可料,应即行文严令彼等在年前即行送交。

搪再推延不交,应即奏请李煦、曹頫严加议处。后边的朱批奉旨就是朱批了下边,依议,钦此。同意你们这个说法,是康熙说的这不是雍正说的,也就是说,两个情况一他们家亏空一直没有补上,而且越来越多,第二呢,做了太多的乱七八糟的事情,曹頫的确做了很多不应该做的事情,瓷器珐琅的事,卖人参的钱,这只是很多材料当中的一部分,很多这样的事,所以到了雍正年间呢,过不去了,过不去不是他一家,全都过不去,所有的官场都是一样的,因为雍正元年的时候雍正就整顿吏治了,就开始追讨这个亏空了,就连这些皇子们都逃不掉,谁欠的钱都要还回来,弄得这个十王还有谁都把自己家的东西搬到街上卖,卖的钱赶快还亏空,都到这个份儿上了,所以由于雍正的这一个举措曹家撞到枪口上了,一个是积累的问题太多,再一个,你看看被人家山东巡抚给参了一本,所以抓起来了。

解说:曹家被抄可以说是常年积累起来的亏空,遇到了雍正皇帝想肃清吏治的大环境,雍正环境在即位之后曾经发动了一系列穷只整敌的政治事件,当时许多位权重的大臣甚至是雍正皇帝的血亲都未能幸免,学术界曾有一种观点认为,曹家被抄是因为曹家卷入了政治风波,成为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那么周岭先生又是怎样认为的呢?

为什么我们说不像是政治斗争的原因呢,我们可以对比一下政治斗争的情况,你看看八王九王十王的下场,包括那个十四爷允禵都是什么下场,这都是兄弟啊,都是雍正皇帝的兄弟,那个十四王允禵还是他同父同母兄弟,八王死了,九王死了,最后这几个都死了。允禵回来以后就是高墙圈禁,说到这个高墙圈禁,高墙圈禁是一种很残酷的折磨,根据记载他有几种圈禁,这个高墙,一种呢,叫地圈,这个所谓地就是这一块地围起来,高墙围起来,不能出这一块地方,圈在这个里头了,没自由了。还有一种呢,叫室圈,就是说就在这个房间里面,用高墙砌起来,出不了房子,这个屋子出不来。更残酷的是坐圈,只有一块坐的地方,手扶着膝盖都站不起来,就这么一个地方圈起来,一圈圈很多年就是这样。最厉害的是人圈,叫立圈,就站着给圈起来,就只能站着,旁边的人是人墙,每天换班的,就这个人不能动,这叫圈禁。

所以究竟这些八王也好,九王也好,十四王也好,都是怎么个圈禁法,各有各的差异,但是这个圈禁本身非常残酷的。像年羹尧最后的下场,像隆科多后来的下场,这些还不要说,跟他们有牵扯的一些人。像当年的直隶总督李维均,像后来接着接替李煦做苏州织造的一个叫胡凤翬,胡凤翬就是因为他的妻子是年羹尧的妹妹,说起来还是皇上的连襟,就这么个关系牵进去全家吓死,全家自尽,自杀了全部自杀了,这一家子一家子这是政治斗争,这个政治斗争牵扯进去的这些人跟曹家是不能比的,这样对比下来看,曹家不是因为政治斗争败落的,也不是因为政治斗争曹頫被革职抄家的,和政治斗争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如果雍正真是为了穷治政敌把曹家捎上的话,曹家没那么幸运。

我们刚才讲了一段雍正的朱批御旨,他说衣服落色要查一下,究竟是织造的事,还是做衣服的人事,还是做衣服的人有意要陷害曹家,这要搞清楚,对不对。尤其是曹家抄家以后,没有全部抄光,叫蒙恩谕少留房屋,以资赡养,就是让他们家还要少留一点房屋,还要给他们一点生活的条件,还要以资赡养要把老人家小孩子养起来,不是全部的穷追不舍,然后置之死地,不是这个情况,曹家就是革职了抄家了,完了到雍正六年举家迁回北京,住在蒜市口十七间半老屋,蒜市口这个房子的确不算好,因为那个时候北京城真正在城里边的房子基本上都是比较好的房子,在南城这一带,又矮又破又小,但是不管怎么破旧小,毕竟有十七间半,十七间半现在谁家住十七间半,也不小了,也不是说一点什么都不留,他们家还是有个起码的可以生活的那么一个地方,在抄家之前实际上雍正跟曹頫还说了一些比较知己的话。

比如说有一段朱批,曹頫有个请安折,是雍正五年就是那一年请安的时候这是在抄家之前,还没有革职,雍正有一段朱批说,朕安,你是奉旨交于怡亲王传奏你的事。怡亲王是什么事,怡亲王王允祥,就是十三爷,这个怡亲王跟雍正皇帝的关系是非常好的,这是雍正皇帝最信任的一个人,怡亲王跟曹家的关系也是非常好,从康熙三十八年南巡怡亲王才十三岁就跟着康熙皇帝南巡住到过曹家,第五次南巡怡亲王还跟着也是住在曹家,他跟曹家的关系很好。况王子审疼怜你。你看他这话说的,王子是对你很好的,诸事听王子教导,这个怡亲王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乱跑门路,坏朕名声。因为内务府的人犯了事以后你直接影响皇帝的名声对不对。

所以这样看雍正皇帝,你说这是雍正皇帝虚伪,到了雍正皇帝那个份儿,他那个身份他用不着虚伪,他还要虚伪干什么,他还要假惺惺的干什么,说杀就杀了,说抓就抓了,多了这里边,连舅舅隆科多都让他给拿下来的他没有必要要做这个假,惺惺作态,所以这一定是真的,如果这是真的的,我们就可以看,雍正并没有穷治曹家,因此曹家之所以败落大概和贾家差不多,应该是经济原因,亏空。

解说:根据周岭先生的解读,与同一时期其他家族的遭遇相比,曹家遭受的打击并非是雍正皇帝的政治手段,主要还是经济上的原因,而且雍正皇帝并没有想置曹家于死地,还留下了部分资产供一家老少度日,那么曹家最后为何会完全败落呢?

那究竟曹家为什么到最后一败涂地了,我们说这个一败涂地是根据什么呢,就看曹雪芹,最后贫病无医,死在北京。那为什么到这个份儿上,这就是脂砚斋批语里边说的那个,俺先姐先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就是说可能他们家族里边有一个人应该能够顾上他们的,但是这个人死得太早了,我们再参看一下探春的那个话,像我们这样的家,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非要自己从内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再加上那一段批语,说使此人不远去,将来事败,诸子孙不至流散也。

就是如果有个贾探春这样的人,那贾家的子弟不至于流散,这是不是作者的深深的一种感慨呢,对自己家世的一种感慨写到小说里去了,这个很像,因为曹家的的确确也是无人经理后事,你想想看抄了家之后,他们家剩谁呢,曹頫抓起来了,在迦号,那家里边呢,曹颙早就死了。其他呢,什么丁壮男子都没有,据记载他们家曹颙还有个遗腹子是不是曹雪芹不知道,曹雪芹大概更小,那就是老弱妇孺,然后有那么五六个家人,再有十七间半老屋,当然旗人那时候,就是内务府的人犯了事以后,如果不是罪大恶极还是有一份收入的,如果他们家有人能够顶上去的话,有可能在内务府还能谋上一份差事,你看看雍正六年年底,御笔写了很多福字,就是赏给这些大臣们,赏给内务府的这些知近的近臣,其中还有曹颀也是曹家的人,这个名单上还有曹颀了,他们家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有的人全不垮掉了,也不是曹家也还有人,做着事在内务府做事当差,他们家的另外一个亲戚就是平郡王那一支,小平郡王还在,那么他们家还有一个亲戚叫富鼐,这个富鼐后来犯了事是九条锁链锁拿回京的,就是九条铁链子锁着,也是很重的罪,也是流放到东北去了。后来给放回来了曹家自己包括曹家的那些亲戚没有完全垮掉,之所以最后败落,应该是无人经理后事。

解说:曹雪芹在繁华中成长时遭遇了雍正皇帝的抄家革职,再后来彻底沦为了社会的底层,但是曹雪芹以非凡的艺术才能创造了红楼梦流传后世,那么曹雪芹是如何在困苦中读书识字的呢?

我们从曹雪芹的成长史也可以分析出这个情况,曹雪芹能写红楼梦没读过书写得出来吗,写不出来,对不对,而且还得读很多的书,不断读这些杂书,还得读很多正经书,宝玉说除明明德以外无书,明明德之类的就是四书五经之类的书,曹雪芹肯定要读,不读他怎么写得出来,他不读庄子怎么能写出贾宝玉续庄,他不读文选,不读楚辞他怎么写得出贾宝玉试才题对额看到蘅芜苑的那些东西,对不对。显然曹雪芹的这个学问是很大的,书读了很多的,但是这个书如果说他们家抄得一塌糊涂,一败涂地,他这个书怎么读啊,就从他读了这么多书,也说明,当然这段历史是空白,我们没有资料,也说明他们家没有完全败落,那当然有人推测说,他们家后来又奉旨又发还家产,又中兴了一段时间,然后第二次抄家才全部败落的,这个话可以这样推测,推测是可以的,但是没有证据,没有直接证据,各种推测都是允许的,但是一定要有证据。

所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们看看我们根据现有的资料看看,是曹雪芹没有抄得很惨,他们家在北京还有住处,他们家可能还有收入,尤其是曹雪芹他还有一个读书的条件,一直到后来他长大成人了,他自己写红楼梦的时候,这个写书也不是饿着肚子可以写的,一定是有一定的条件才可以写的。十年辛苦不寻常指的是写书,不是说这个日子很难过,吃了上顿没下顿得找饭吃,没时间写书,没精力写书,既然能写书批阅十载增删五次,还有个悼红轩,显然是有一定的基本的生活条件,是有一些收入的。

曹雪芹最后到了这一步,从他们家说是无人经理后事,从个人说从他的性格从他当时的处境都是有关系的,而他们家抄家,他们家获罪不应该是政治原因,分析下来还应该是政治原因,主要是他们家的亏空是败落的主因。而诱发这场大灾难的原因呢,是因为他们家押送龙衣进北京的途中路过长青地方过多的索要了柴草、车马、程仪、骡价等等这些东西,被山东巡抚给参了,正好又赶上雍正皇帝整顿吏治,撞上了。它可以说他们家庭的一个悲剧总的说是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由盛而衰的悲剧,很像红楼梦里写的贾家,是这样一个必然悲剧,由于有些偶发的因素使得这个必然悲剧提前爆发了,曹雪芹经过过这样一番由盛而衰的变故他更多的是一些感慨,这个感慨我们在红楼梦里是不是能看到很多这个感慨的线索,能看到感慨背后曹家的影子,这一讲,我们就讲到这个地方,好,谢谢!

周岭解密曹雪芹--4 曹家发迹之谜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点击图片,可进入我读《红楼梦》的读书笔记)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