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胜利一中英语教学博客

 
 
 

日志

 
 

红楼梦处事能力远比凤姐、探春都要高明,唯有此人  

2017-08-10 08:40:49|  分类: 中国汉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处事能力远比凤姐、探春都要高明,唯有此人

贾府里光下人就几百个,级别不同,待遇不同,还有那服侍过老一辈的仆人,脸面比年轻主子还大,加上主子们各人性格不同,习惯不一,当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那些“办事办老了的”管家娘子们,都是“全挂子武艺”的,稍微有一点儿不当之处,不但不服,还要编出许多笑话来取笑。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似乎只有王熙凤这样的才镇得住场面了。

宁府的当家奶奶尤氏心慈面软,下人们骄矜不服管束:遗失东西、做事推诿、滥支冒领、苦乐不均……都成了常态了。秦可卿死后,贾珍见实在不成样子,求了凤姐前来治理,凤姐铁手腕一抖,人人服服帖帖。看她那些招数:一是分工明确,各司其职;二是不管有脸的没脸的,犯了错误一例处置,三是严上加严,狠上加狠。有个不长眼的下人迟到了,不仅惩罚她:“打了二十大板,革了一个月银米”,而且“明日再有误的,打四十,后日的六十”。这样的高压态势,谁敢不服?心里再骂娘,脸上也不敢显出来。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

怨不得周瑞家的提起凤姐时褒贬参半:

“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却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的美人一样的模样儿,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再要赌口齿,十个会说话的男人也说他不过。就只一件,待下人未免太严些个。”

就这样一个厉害主子,心里竟然也有怕的人。平儿说过:“你们素日那眼里没人,心术利害,我这几年难道还不知道?二奶奶若是略差一点儿的,早被你们这些奶奶治倒了。饶这么着,得一点空儿,还要难他一难,好几次没落了你们的口声。众人都道他利害,你们都怕他,惟我知道他心里也就不算不怕你们呢。”这话她是对荣国府办事的媳妇们说的,这些人究竟有多棘手,可见一斑。

若说比凤姐厉害的,要数三姑娘探春了。凤姐小产,家务事落到了李纨、探春、宝钗三人身上,大奶奶是个没心路的,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死了,吴新登家的心里明明知道这个丧葬费的标准,却闷住嘴不说,只告诉一声就“垂手旁侍,再不言语”,这是有心试探新理家班子的能力了。李纨毫无经验,只想起袭人这个例子:“前儿袭人的妈死了,听见说赏银四十两。这也赏他四十两罢了。”

“听见说赏了四十两”就也赏四十两,李纨这个的办事态度也够轻率的。还是探春精细,问她家生子奴才和买来的奴才有何分别。吴新登家的还装糊涂,探春笑着就把话撂下了:“你办事办老了的,还记不得,倒来难我们。你素日回你二奶奶也现查去?”

见吴新登家的闹了大红脸,那些媳妇子们这才知道自己打错了算盘,原以为探春不过是年轻姑娘,不以为意,谁知道这姑娘比凤姐的精细不差什么。

探春理家,比凤姐多了几个优势,一是她识文断字,各种账目记录都可亲自过目,二是她本是家里的娇客,想出些俭省法子可以放手实施。而凤姐是贾家的媳妇,只能说添的话说不得减的话。正如园子要包给人管理时,平儿所说:“我们奶奶虽有此心,也未必好出口。”平儿虽是为凤姐开脱,却也是实情。媳妇和姑娘确实不一样,她不像探春,一接手可以立即下令蠲免了不少重复开支,又把花草树木都交给人整理,省心又省钱,若凤姐这样,难免落个不疼惜小姑子们的口声。

探春这主意初看不错,细看竟也有弊端。那些婆子们得了管理权,比得了永远基业还利害,照看得谨谨慎慎,一根草也不许人动。莺儿就因为掐了些柳枝鲜花编花篮,被婆子指桑骂槐排揎了一顿。小厨房的柳嫂子也抱怨管果树的婆子们:“一个个的不象抓破了脸的,人打树底下一过,两眼就象那黧鸡似的。”看来银子是省下了,这矛盾也出来了。

相比于凤姐的狠,探春的精,有一个人更深谙管理之道。她就是平儿。

“治大国如烹小鲜”,既不能太咸,也不能太淡, 不能操之过急,也不能松弛懈怠,只有恰到好处,才能把事情办好。平儿虽不识字,却懂得这里面的道理。

“玫瑰露引来茯苓霜”一节里,荣国府“热闹”的不像话,偷盗、栽赃、打架、徇私……一桩不了一桩。凤姐病着,把贴身丫鬟平儿忙了个脚不点地。

彩云偷了王夫人屋里的玫瑰露给了环哥儿,林之孝家的不管青红皂白,先将负责小厨房的柳嫂子的女儿柳五儿拿下了。凤姐病的七倒八歪,也不及细查,简单粗暴的就下了令:“将她娘打四十板子,撵出去,永不许进二门。把五儿打四十板子,立刻交给庄子上,或卖或配人。”可怜柳五儿,一个如花女孩儿无辜受屈,眼看着就要因一瓶玫瑰露将命运改写了。别说拉出去配人,就是这四十板子以五儿之娇弱也未必挨得下来,那时就不只是错受惩罚,而是蒙冤殒命。

小厨房是个肥差,早有人盼着把柳嫂子除去给自己腾窝儿呢。所以一些人殷勤的给平儿送东西,又说着好话奉承。这是平儿跟随凤姐多年第一次当权管事,面对那些礼物和奉承她竟毫不动心,只是悄悄查明玫瑰露一案确实与柳五儿无关,还了她一个清白。

这事若交到凤姐手里,仍脱不了一个“狠”字,她要把“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拿来,虽不便擅加拷打,只叫他们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地下,茶饭也别给吃。一日不说跪一日,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还说“虽然这柳家的没偷,到底有些影儿,人才说他。虽不加贼刑,也革出不用。”可见王熙凤平日里都是这种“宁可错杀一百绝不放过一个”的处理方式,怪不得惹得人人咬牙切齿。后来连她自己都后怕地跟平儿说:“人恨极了,暗地里笑里藏刀,咱们两个才四个眼睛,两个心,一时不防,倒弄坏了。”

相比之下,平儿温和冷静,细致周全的就把事情料理的妥妥帖帖了。她把五儿放回,让柳嫂子依旧当差,将林之孝家的私自安排的厨房管理员退回,告诉她:“大事化为小事,小事化为没事,方是兴旺之家。若得不了一点子小事,便扬铃打鼓的乱折腾起来,不成道理。”等于委婉的告诫了“不嫌事大”的林之孝家的一下子。对于盗窃者和窝主,她想的更加周到,玫瑰露在赵姨娘屋里,折腾出赵姨娘来难免伤及探春的颜面。何况探春此时正当家管事,自己的生母成了赃物窝主,这叫她怎么处理合适呢?深了不行浅了不是,所以平儿并未打算把这事公布出去,只要悄无声息遮掩过去就得了。可偷盗的行为又不能不管,于是将闹气事来的彩云、玉钏儿叫来说明原委,好使她们知道“不是我们查不出开,是怕‘打老鼠伤了玉瓶’”。一番言语,说的彩云自惭形秽,主动承认了偷露行为。

这样的结局,不知好过“太太屋里丫头全部在太阳底下跪瓷瓦子”多少倍!


▲赵姨娘,荣国府二老爷贾政之妾

芦雪庵烧烤那回,平儿丢了虾须镯,明明已经有婆子找到了失物和小偷,平儿却不声张,同样选择了息事宁人。只悄悄说给怡红院,找个机会把偷东西的坠儿撵出去就完了。为的也是成全别人的脸面。

若以为平儿只是一味地心慈手软那就错了。迎春的累丝金凤被奶妈偷去赌钱,奶嫂还捏造假账说迎春使了他们的钱,对于这样的刁奴才,平儿厉害的很,一眼看出她们“能过去就不打算赎”的本意,告诉她:“趁早去赎了来交与我送去,我一字不提。”“赶晚不来,可别怨我。”

旺儿迟迟不交来凤姐的利息银子,平儿也发话了:“问着他(旺儿)那剩下的利钱,明儿若不交了来,奶奶也不要了,就越性送他使罢。”这种软中带硬的方法,比凤姐动一味动怒堵狠又高了一层。


邓婕演的王熙凤

怎么身为丫头的平儿倒比凤姐、探春都要高明呢?正是因为她身份低微,和下人们接触的多,知道他们心里想什么怕什么;且因她处事柔和,不似那么凤姐严厉狠辣,所以底下的人有一星半点儿的错处也不妨她。如小厮兴儿所说:“小的们凡有了不是,奶奶是容不过的,只求求她去就完了。”

论起管理手段来,凤姐如火,烈焰熊熊狠毒老辣;探春如灯,明察秋毫精细周密;平儿如水,至善至柔清澈明透。火烧得过头,难免玉石俱焚,灯开得太亮,没余地易生嫌隙,而水虽看似柔弱,却最能以柔制刚、涤污荡垢,也最是润物细无声。


林黛玉厌恶刘姥姥,骂老人家是母蝗虫,并非黛玉的人品问题 - 快乐英语 - 学好英语 改变人生
 雨中的乌拉盖河---内蒙--点击图片 可进入《又读红楼梦》目录下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